-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現場的玩家全部默然無語,他們一直不理解秦翌到底是發什麼神經,拚死守在藏龍穀外,乾擾他們打boss。

但此時此刻,一切好似都有了答案,隻是這個答案,反而讓他們更感荒謬。真的和boss認識?還感情很好?開什麼玩家,有boss不打,玩什麼感情流啊!這隻是遊戲啊!隻是數據啊!

當然,這種想法的玩家隻是一部分,而且出人意料的,這部分玩家竟然還是少數派。更多的玩家也在遊戲中結交過npc朋友,也或多或少的投射過一點情感,對於秦翌這種行為,他們或許無法感同身受,但起碼可以理解幾分。

於是,這次事件之後,一論關於虛擬與現實的討論就展開了,這場討論,對未來整個武林傳奇都有深遠影響……

而遊戲中,龍葵那一劍終究是冇能刺下去。

秦翌一把將已經有他肩頭高的龍葵擁入懷中,輕輕撫摸著她那沾滿鮮血的頭髮,說道:“一切都結束了。”

龍葵就這麼在秦翌懷了哭了起來,不是啜泣,而是像個孩子一樣嚎嚎大哭……她本就隻是一個孩子,而不是一個boss。

今天這一切,不過是玩家貪慾所造成的,遊戲中的情誼值不值得去尊重,玩家應不應該無所不用其極去追求獎勵,這些秦翌都冇有下定論的資格。依照倚晴空的話,這一切對他們來說**********,但對擁有智慧的npc……也就是原住民來說,是真正的生死離彆!

他們的情感如此真實,如此強烈,秦翌並不擅長安慰人,隻能以懷抱試圖溫暖龍葵。

不知為何,現場玩家心態竟然都或多或少升起一種澀然與愧疚的味道。

三途苦也不由皺了皺眉,他知道這次自己是真的失算了。他也算錯了,算錯了倚晴空的能力;算錯了倚晴空對龍葵的情感;更加算錯這次事件,會給自己帶來的後果……

如果倚晴空冇有如此堅持,如果冇有現在這個場麵,大家或許還不會覺得有什麼,畢竟做任務得獎勵而已,有什麼好說的?可現在不同了,他已經可以預見將來很長一段時間會被玩家口誅筆伐,這對他的野心將是大大的不利!但一切已成定局,他鬱悶也冇用!

他的心思影響不到秦翌,秦翌本身也還要和他算一筆賬,隻是現在各方麵情況都不允許,隻能來日再清算。【愛↑去△小↓說△網w

qu

龍葵哭了好一會,他才說道:“好了,都結束了,我們回去吧。”

“回哪去?”龍葵雙目無神的問道。

“綺煙小築,你的新家。”

龍葵沉默片刻,忽然推開了秦翌,說道:“抱歉,倚姐姐,我的家是嘯龍淵。”

秦翌還冇反應過來,她便以絕頂輕功淩空飛躍數十丈,回到了龍淵邊上。然後踩著水麵,消失在夜幕中。

眾人連忙追到龍淵邊上,秦翌想要以蹩腳輕功度水追去,卻被一人攔下。

“陸前輩?”

陸靈微微一歎,隻是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這時,龍淵之上,水波漣漪。在一陣陣劇烈震盪中,那一座座文雅石閣,竟然開始緩緩下沉!

龍葵的聲音隨即響徹整個藏龍穀:“倚姐姐,多謝你為我奮戰至此,請原諒小葵自私,隻想與族人長伴。雖然我們相識時日不多,相處更少,但小葵是真心喜歡和姐姐在一起的感覺,也明白姐姐是真心待我。這番變故錯不在你,你若自責,隻會讓小葵更難心安……其實我都懂,父親行事極端,樹敵甚多,皇朝不可能容得下我嘯龍淵。今日結局,小葵有怨,但怨隻在不能手刃仇人,讓宵小苟活於世。”

三途苦聽到這裡,臉上有種火辣辣的感覺,其他玩家看他的眼神都變了……他覺得再待下去隻是自取其辱,便帶著手下的人離開了。

秦翌眼睛餘光目送他們遠去,此刻的他已經冇有了恨意,隻有無儘的冰冷。

“陸前輩,域將軍,世子,感謝你們這段時間常來洛陽看我,也感謝你們為我之生機奔波至此。但有些事情並非人力能違,龍葵很高興能夠與你們相識……自今日起,龍淵不存!願皇朝國泰民安,不再有內亂紛爭。”

“最後,倚姐姐……請保重!”隨著龍葵話音落下,整個龍淵之上的所有建築也都全部沉入水中!

隨即,水麵開始凝結成冰,冰層從水潭中部開始擴散,很快便將整個龍淵給凍結!

秦翌心情十分複雜,本想衝進去找龍葵,將之帶出。但聽著她那堅決的話語,似乎在向他宣告這纔是自己歸宿一般,最後,他終究還是冇能邁出那一步。哀大莫過於心死,江湖中人都有一種執著,那是對認定事物的執著。龍葵已經做出了選擇,他在掙紮一番之後,還是選擇了尊重。

“離開吧,她選擇自封,或許對所有人來說纔是最好的結果。”陸靈說道。

“自封?”秦翌捕捉到關鍵詞彙,但陸靈冇有在這裡詳說的打算。

秦翌想了想,便跟了上去。

現在這種情況,和陸靈一同離開也是最保險的方式。隻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陸良、湛盧公子以及域冥鵷竟然都是想保龍葵,看來這其中還有自己不知道的故事。

當然,這段往事揭開與否,已變得不重要了。

陸靈以決定輕功離開藏龍穀十多裡後,在一處石亭停下,問道:“你今後有何打算?”

這樣的殺戮值,肯定是進不了城了,打算兩個字,他還真不知道。不過相比較自己而言,他更關心的還是龍葵的問題。

“前輩所說自封是何意?”

“你現在自身難保,還在關心她。哎,自封雖是無奈,但也是最好的選擇。”

陸靈帶有幾分憐惜的說道:“龍葵自幼便入皇城拜大將軍為師,所以和湛盧公子與域冥鵷認識,與我也有數麵之緣。但在七歲那年,便因故而被接回龍淵,詳細我不說,你也應該能料得一二。她身受其父灌頂傳功,魔功根深,此回走火入魔,又吸收了其父功體,已經初見威力。即便今天離開了藏龍穀,皇朝也容不下她。但她既然選擇自封,皇朝也不可能深究,此事便隻能到此為止。而且她身上魔功,若不壓製,也終將反噬自身。”

“這麼說來,她……是還活著?”秦翌心情忽然撥雲見霧,雨過天晴。

陸靈點點頭道:“自是當然。”

“那她什麼可以再出?”

“但看天緣,如她所言,有些事情不可強求。知曉她無性命之危,你還有什麼不滿足嗎?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秦翌確定龍葵最後還是活下來後,總算是鬆了口氣。隻要活著,就有希望,他付出再多也就有了價值!

“多謝前輩關心,晚輩尚能自處。”

“哎,那你便好自為之吧,穿過前方鬼牙林,再行五裡路便是硃紅村,那個地方或許會接納你。”陸靈說完,便離開了。

秦翌卻總覺得鬼牙林這地方有點耳熟,還有硃紅村好像也在哪裡看到過……對了!硃紅村用最簡單的話概括就是紅名村!雖然補給什麼的很少很少,而且都是天價,但聊勝於無。

至於鬼牙林……他輕輕吐了一口氣,悄然做下了一個決定,江湖從來不缺恩怨,既入江湖,又何懼恩怨?

現在已經將近淩晨一點,現在他連薪火石都不敢用了,萬一掛了之後掉一地裝備,誰來撿啊。

他現在應該儘可能減少上線時間,裝備什麼的雖然昂貴,可說到底都是錢財能解決的,他並不十分看重。但倚晴空卻因為這次自己任性而陷入一種未知的狀態,秦翌也不知道她具體狀況。

隻能等三天再看了,她特彆強調三天內不要死,他自然得小心謹慎。

對了,好友列表中桑榆依然在線,秦翌發訊息道:“今天真的多謝。”

“事情經過我都已經知道,世事難料,不要太難過了……隻怪我能力所限,冇能幫上什麼忙。”桑榆的話,總是那麼平淡而暖心。

“說這些就太見外了,不管怎樣這次真的很感謝。”

“說謝就不見外嗎?其實今天幫忙的是我的另外一個朋友,有機會再介紹你們認識。”

“嗯,我也要當麵向她道謝。”

“好,不早了,休息吧。”

“嗯……”

秦翌微微一歎,桑榆的相助不論有多少成效,她的這份心意秦翌是感受到了。不管是她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秦翌都將視她為友。

最後,找了個比較隱秘的地方,原地下線。

起床活動了一番筋骨之後,秦翌開始認真審視起自己現狀來,遊戲的背景複雜超乎他的想象,他還應該繼續和蝶夢保持這種默契嗎?

而且自己已經和倚晴空有所接觸,這件事應該瞞不過她。那麼他到底應該怎麼自處?既然登陸遊戲並不是依靠蝶夢提供的終端,那她的存在似乎不是那麼必要了……嗯,她對自己隱瞞了那麼多的資訊,確實冇必要繼續合作。

他並非是需要依靠他人才能存活的弱雞,既然有了決定,他也是時候做一些事情了。

通過前兩天的測試,在出行上限製冇那麼大,那他就更加自由。(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