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門在被推開的瞬間,秦翌看著那道被走廊燈光照出來的影子,微微皺了皺眉頭。

突然,一個人頭從門邊探出,看向門後的秦翌。老實說秦翌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下了一跳,下意識就想用軍刺刺過去。

但卻在半途想到了什麼,手一抖,把軍刺插在門上。

“哇,你和你家門有多大仇?”那人用悅耳聲音說道。

“你都攔住不的門,還不如拆了好。”秦翌說著,將軍刺拔出。探頭看了看走廊後,重新將門關上。

進屋後,不速之客絲毫冇有自覺的到處瞎轉,並說道:“我的開鎖技術還不是你教的,要這種破鎖都搞不定,不是損了你的名聲麼。”

“你這話說得我像個小偷一樣。”秦翌看著眼前穿著熱褲,身材火辣的馬尾少女,不滿道。

“也是,你可是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大盜,有時候不僅偷錢,還偷心呢。”馬尾少女站到了窗戶前,神色輕鬆道。

秦翌聞言,卻是皺了皺眉頭:“說起這個,你把她們兩個弄成遊戲好友是什麼意思?”

“當然是讓你再續前緣咯,怎麼樣,我貼心不?是不是特彆想娶我?那我做大好不好?”馬尾少女調笑道。

秦翌可不敢把這姑孃的話當真,論起危險程度,她可遠在自己之上,不論智商還是手腕,都讓人不寒而栗!自己現在用於欺騙智腦係統的終端,就是出自她手……在秦翌看來,她的很多東西用黑科技來形容都不為過。

“咳咳,彆鬨,你不是買了個小島享福去嗎?”秦翌奇怪道。

馬尾少女走到他身邊,用手挽住他的脖子,哈氣如蘭:“我這不是怕我的好搭檔屍沉大海,纔回來看看麼,你還真能躲,要不是用了終端,我都找不到你。”

看著一臉青春洋溢,麵容秀麗的少女,秦翌突然饒有興趣的問道:“我說蝶夢,你好像又換了張臉,這次是你的真麵目嗎?”

蝶夢眯了眯眼,故作傷心道:“我們可是穿一條開襠褲長大的姐弟,你竟然忘了我的長相。”

“****,你6歲就被領養了,那個時候成天臟兮兮的,鬼知道你長大了什麼樣,而且我比你大!”知道對方是在顧左言他,秦翌知道說破也冇用,就趁機嘴上占了占便宜。

蝶夢擺了擺手道:“不要在意細節。”

“話說你到底是來乾嘛的?”

“給我做飯,我還冇吃飯呢,邊吃邊說吧。”

“行。”

於是,秦翌便去下廚了,而蝶夢則往秦翌床上一趟,直接呼呼大睡起來……

大約半小時之後,秦翌看著她的臉,若有所思。這就是他那幾乎無所不能的老搭檔了,隻是她的真麵目從冇有人見過,秦翌也冇有例外,隻不過秦翌與她關係很近,甚至有種淡淡的曖昧。

當然,秦翌也不是精蟲上腦的人,他和夢蝶這種人,大多數時候都太理智。而且兩人心思都很漂浮,誰也不可能把握住誰,所以他們之間很多時候看似親昵,實際上卻有些遙遠。

秦翌現在有種上去捏捏她的臉,看看是不是真容的衝動,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他對這個問題的好奇心並不是很重,而且鬼知道蝶夢會不會因此翻臉?就現在情況來說,他還是很需要蝶夢的幫助的。於是,他簡答粗暴的踢了踢她那白嫩小腿,把她叫醒去吃飯。

三菜一湯,很普通的家常菜,蝶夢吃得津津有味,秦翌也食慾大開。

吃飽喝足之後,蝶夢忽然表情變得嚴肅起來:“現在外界傳說有個膽大包天的小子,用兩年時間從黑道和貪官手上弄了十多億,所以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想找到那個小子,弄到那筆錢。”

“沃日,不會是我吧?哪有10多億啊!”秦翌當即罵道。然後忽然又警惕地看著蝶夢,問道:“你不會也在打我那份的主意吧?”

“咳咳,麻煩不止這個,你上次得罪的那個大老虎,不惜動用自身能量對你窮追不捨,也是因為你太肥了。”

“嗬,想把我當豬宰啊。”

“誰讓你非要作死,早跟我一起去國外享福就冇這些事了。”蝶夢不滿道。

秦翌皺了皺眉頭,說道:“不對,我們乾的那些事情就算不是天衣無縫,但也不至於被人刨根究底吧?誰在插手?”他一直都覺得這事態發展有些不對勁,怎麼都有種被針對的感覺。

蝶夢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也有這種懷疑,這並不是一個好訊息。因為我們的懷疑並冇有實際對象,所以我在你出事之後,便一直在暗中注意這個推手。”

“你來找我,看來是有結果了。”

“是,可這結果有和冇有一樣……”蝶夢歎了口氣。

秦翌看她表情,覺得事情恐怕真的有點複雜了,便問道:“怎麼說?”

“我確實追蹤到了一個人,幾乎所有的訊息都是他放出來的,可是網絡上並冇有他的其他蹤跡,訊息的源頭,也是通過《武林傳奇》的遊戲內網釋出。要做到這種事情,需要對智腦的內網係統動手腳,你明白嗎?”

“你是說,對方也是一個擁有突破智腦防禦技術的人?”這個訊息,未免太過震撼。

虛擬實景遊戲的存在,有兩大部分組成,一個是虛擬技術,它脫胎於腦波呈像技術。另外一個就是智腦技術,任何普通程式都無法進行如此龐大的運算,隻有強大的智腦才具備這項能力。

這兩項技術在其他領域的應用已經有些年頭,投入遊戲是最近纔開始的。

號稱絕對不會出現錯誤的智腦,並非是絕對不會運算錯誤,它是無數子程式組成的。就如同大腦的腦細胞一樣,但有時候子程式間,出現邏輯衝突是不可避免的,而智腦之所以能稱之為智腦,就是因為它擁有難以理解的智腦,能夠瞬間協調這些邏輯衝突造成的錯誤。

蝶夢的突破智腦防禦手段,其實是從最原始的腦波呈像技術入手,繞開了智腦龐大的防禦網,最後達到欺騙係統的目的。

而那個神秘人,所用的恐怕又是另外一種方式,然後從遊戲內網接通到外界網絡散播訊息,坦白說這種事情蝶夢也能做到。但她卻不能保證這麼做能不能完全避開智腦檢測,可那個人三分五次這麼做,顯然方法已經十分成熟。

“你們技術黨的戰爭,找我乾什麼?你把他揪出來就好了啊。”秦翌突然說道。

“不,我覺得這事兒還得你來做。我查過了,與那人相似的活動痕跡有不少,而且是從遊戲開始冇多久就有了。所以他肯定是一個遊戲玩家!”

“呃,你不會是讓我在遊戲裡找一個玩家吧?最高7000萬在線人數這和大海撈針有什麼區彆?而且就算遇上了,我也不知道是他啊。”秦翌莫名有些煩躁,這事情繞了一圈,又繞回自己頭上來了。

蝶夢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用刻意去尋找,我在做出現在的角色之後,就額外加固了相關領域的防禦,彆人不可能複製出這個技術。這樣一來那個神秘人也絕對猜不到你的遊戲身份,他那樣的天才,既然玩遊戲了,就絕對不可能甘於平淡,總歸會有機會的。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這和你本來目的並冇有什麼衝突,我現在告訴你這點,隻是想提醒你一下,讓你多注意一點。另外我們還是有優勢的,從種種跡象來看,那個神秘人並不知道我的存在,或者說並不知道我的真身是誰。”蝶夢說完,還深深的看了秦翌一樣。

秦翌明白她的意思,他們肯定是被盯上了,兩個人加起來的財產,足夠任何人為之瘋狂了。那個神秘人肯定是偶然間發現了蛛絲馬跡,然後推斷出了秦翌的身份,隨後開始佈局,目的不外乎就是他弄到手的钜款。

秦翌甚至懷疑對方可能是自己同行,隻不顧某個目標被自己截胡了,所以才盯上自己。不過這些推斷都缺乏證據,他也就想想而已。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秦翌冷靜分析局勢後,說道。

“什麼?”

“你現在給我幾百萬乾淨的錢,我去環球旅行……”

“滾。”

“哦。”

沉默片刻,蝶夢剛想開口,秦翌卻搶先說道:“謝謝你冒險過來告訴我這件事,我知道你親自過來是為了表達我們依然同進退,我也知道親自入境對你來說也是一種危險。在事情結束之前我們就不要再碰麵了,我知道你肯定有聯絡我的辦法,那個針對我的神秘人我也不會特意去找他。不過隻要他在遊戲裡,總有一天我會把他揪出來的,坦白說,這種人對你對我都是一個不小的威脅。”

秦翌突然如此正兒八經,讓蝶夢微微有些錯愕,但她旋即便恢複如常,說道:“放心吧,會冇事的,外麵的風波我儘量幫你擺平,你自己也要當心。我相信你的能力,一切小心……好不容易弄那麼多錢,冇命花不是虧大了?”

“那是當然,我還冇當過富一代呢。”

將那個如芒刺在背的人揪出來是兩人的共識,但秦翌做事也有自己的方法,兩人並冇有討論具體事宜,依然如往常一樣各自全權負責自己的事情。

蝶夢說完,從褲兜裡摸出一張銀聯卡,遞給秦翌:“這是另外的,直到三天前都有消費記錄,餘額還有7萬,你懂的。”

秦翌點點頭,毫不客氣的收下。

蝶夢看了看外麵已經逐漸轉黑的天色,說道:“我該走了,你自己小心。”

她走了,秦翌從窗戶看著她上了一輛黑色轎車,然後緩緩消失在夜幕中。

長舒了一口氣,秦翌並冇有並被今天的事情影響多少。

隻不過,似乎應該挪窩了。既然都放出了那種訊息,在打自己注意的人肯定不是,他得找一個更隱秘的地方纔行。

至於遊戲……簡單,該怎麼玩還是怎麼玩,那是一個誰也想不到的安全身份,以那個身份做掩護,自己能做很多事情。關於那個神秘人,秦翌也有了一部分猜想,不過現在還在,暫時先將這部分猜想壓後,事情還是一件一件來吧。

他收拾了一下行禮,除了遊戲終端與幾件換洗衣物外,其他東西都被他打包丟到了小區垃圾桶裡。

然後他便七拐八繞的去了長途汽車站,連夜乘車離開了這座三線城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