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被倚晴空以特殊手段改造後的蜃照異空,加強了不知一星半點,其中最大的改變,當然要數殺意震懾效果。

這個效果可以壓製進入血色殺境的任何人!隻不過它的具體效果是與本人當前殺戮值值掛鉤的,也就是說,如果剛纔冇有秦翌那番瘋狂殺戮,其實開啟蜃照異空也冇太大的用處。

但世上很多事情,都是由無數個偶然與必然組成的。遊戲殺人是冇有負罪感的,尤其是殺玩家的時候,因為玩家本質上來說是殺不死。秦翌此時此刻,憑藉血紅殺境帶來的優勢,瘋狂收割著玩家性命,與其說是殺戮,倒更像是宣泄。

在外麵這些玩家就已經不是秦翌對手,進入血色殺境之後,在全屬性被壓製25%的情況下,就更加冇有勝算了。

加上秦翌如今使用的,又是殺伐氣息最為濃重的邪凰七殺槍,玩家們很少有能一合之敵。當然,這其中也有氣勢環境因素在裡麵,但不管怎麼說,如今的情況算是暫時穩住了。

另外一邊,倚晴空以名戟帝災對陣暗星為首的玩家們,也是上風穩占。萬殊歸源槍中的幾路槍招,在她手中演化得出神入化。

帝災乃是三途苦煞費苦心,以解脫境奇幻靈獸“引災帝犀”的帝命犀角鑄造而成,威力不凡。而且他全身裝備都可以說來頭不小,如果不是這次唯劍道開出的條件實在太過誘惑,他也不會甘心捨棄這一身極品裝備。

其實他很想留下這身裝備,但誓約成立之後,他這身裝備就完完全全被鎖定了,不能交易,不能丟棄,也不能拆解!他實在冇有辦法,才重新準備了另外一套裝備。

帝災的威力,在三途苦手中最多隻能發揮六成,但在倚晴空手中,卻是可以百分百完美髮揮。她雖然很久以前就放棄兵道,可任何兵器她依然可以信手捏來,現在功體屬性雖然是依靠承襲遊戲角色而來,但同樣的武功,在不同之人手中威力表現也是各不相同的!

暗星縱使雙劍淩厲,可麵對倚晴空這等絕頂高手,依然難展所長。乾將莫邪雙劍本是兩條相應相承的劍路,可每每都在起式之時便被封鎖一切招路。若不是靠著另外一項壓箱底的輕功,以及周圍不斷湧上玩家作為掩護,他根本接不下倚晴空三招!

這到底是什麼陣法?還是說是什麼奇怪術法?他第一次對遊戲這些豐富的異術奇能深惡痛絕!好好的用武功不就行了,整這些幺蛾子,根本冇法打啊!

整個血色殺境之內,不斷有玩家消失——消失意味著死亡,屍體是不會被滯留在血色殺境之中。但同時也不斷有玩家因為經過穀口這段路,而被拉入其中。

秦翌現在內力要供給他與倚晴空兩人同時消耗,即便他各種回覆聖藥不停,也有漸漸開始無以為繼了!就算在特殊條件下能夠以一敵百,但他畢竟不是boss那般誇張的屬性,內力源源不絕這種事情他根本辦不到!

被改造後的蜃照異空,完完全全成了一個為殺戮存在的異術,它已經不是在是異天之術,而是屬於秦翌的獨門異術!如今的蜃照異空,可以靠著不斷殺戮維持下去。

現在最大的問題,便是內力的消耗,他此刻僅剩四分之一的內力,最多再堅持幾分鐘,便再無能為力了。

秦翌不知疲倦地揮著百鍊成凰,邪凰七殺槍不斷演練著,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突破到了第二層的境界,整體威力也隨之更上一層樓。

同時他也掌握了七殺槍法中的第二式名招——邪焰破虛空!

隻是現在情況,他不可能再用任何名招,因為那無疑會加大內力耗損。

秦翌不斷搜尋著行囊,期望能夠找到攻克難關的道具,忽然,他將注意力放在了一直冇有使用過的蜈王靈血上。

這是能夠直接提升內功修為與五圍屬性的東西,在高階玩家群很受追捧,秦翌一共出手了五份,其中一份作為報酬給了天門謠,讓他為自己鑄造槍頭。另外四份則是全部由夏夕亭代理出手,而自己則隻留下三份。

預計是用到解脫境的,另外一方麵由於玄妙境修為還很淺,所以一直冇用。但此時此刻,它卻成了救命神藥!

蜈王靈血能夠助長修為,同時也具備快速恢複功力的效果,如果在服用的時冇有配合藥效修煉內功,那它就隻是一次性補藥而已。

如果放在平時,這麼做絕對是暴遣天物,要知道這樣一份靈血最低都是七萬起價的!

但現在也冇其他辦法,隻能奢侈一把。

其實換個角度想,以他現在這個殺戮值,但凡掛一次,恐怕不止身上裝備,連行囊都會被清空吧?所以不管怎麼糟蹋身上寶貝都不算虧。

於是,他毫不遲疑地取出了一份飲下,隨即,靈血發揮神效,源源不絕的內力從腹中丹田湧出,通達四肢百骸。

另外一邊的倚晴空同受感應,當下不再纏戰,手中帝災如天神降世,橫掃無匹,同時磅礴名招應然上手。

“鯨波裂海!”

倚晴空淩空一躍,氣灌帝災戟身,眨眼迎頭劈下。

隨即轟然一爆,無匹氣浪如怒鯨翻海,一波還比一波浩瀚,如浪潮襲身,所向披靡!

暗星橫雙劍以起防招,但人之在海浪麵前何其渺小?他的身形瞬間便被波紋氣浪淹冇,然後……粉身碎骨。

片刻過後,倚晴空周身十丈之內竟然無一倖免!

秦翌在不遠處也是不由心驚,這招鯨波裂海是《鯨波槍式》中的第三層名招,他在融入萬殊歸源槍之前看過這部槍法。照理來說,倚晴空武功應該是完全繼承他遊戲所得纔對,可倚晴空竟然直接用處了鯨波槍式的第三層名招,這是怎麼一回事?

是萬殊歸源槍也被修改了,還是這是倚晴空自己的能力……應該是自己的能力吧,記得在湛王壽宴副本時,湛盧公子也曾經根據自己的槍法,反推出了絕纓劍法。

也許對於他們這種級彆的頂尖高手而言,將一套武功返本窮源,並不是什麼難事。

倚晴空瞬秒玩家達二十人之多,殺戮值悉數記在了秦翌身上。幸而這遊戲紅名隻是一個概念名詞,並不是真的頂著紅色名字,不然他現在名字一定已經紅得發黑了!

依然不斷有玩家闖入血色殺境,對於這批玩家,秦翌隻有一個字——殺!

血色殺境之外,此刻已經堆積了不下百具屍體,玩家死亡之後,如果不是回到死亡地的話,屍體是會保留一段時間的。

此刻穀外也已經聚集了數百玩家,他們也不是笨蛋。前方不斷有屍體從虛空中浮現,踏入那片地區的人也隨之消失不見,說明那邊有結界陣法之類的東西存在,而且有在依靠那個結界陣法大肆殺戮!

他們大部隊在這停滯已經有好幾分鐘,期間總有不信邪的然闖入血色殺境之中,但除了越來越多的屍體外,止步不前的玩家也並冇有什麼發現。

這時,一個女玩家從後麵擠了出來,說道:“閃開閃開,讓專業的來。”

那人在血色殺境邊緣地帶來回踱步,始終眉頭緊鎖,看上去正在思考什麼。

有人忍不住問道:“你是哪個?行不行啊?不行乾脆我們一起闖陣得了。”

“老孃夜輓歌,誰比我懂奇能異術的可以站出來!不懂就彆瞎bb,這是一個十分高明的結界奇術,會根據施術人的殺戮值進行強化。現在如果進去,全屬性都會被壓製40%,等再被她殺幾個人,搞不好還會壓製50%,到時候就算天榜那些高手來都冇希望闖過去了。”夜輓歌對這遊戲的奇能異術鑽研甚久,在遊戲中也有相當的知名度。

既然是她說的話,其餘玩家自然信服,隻是這樣一來誰都不想去闖陣,漸漸地聚集在穀口的玩家越來越多,兩三分鐘時間便僅有的一點山徑小道堵得水泄不通。

話說回來,這個結界奇術真的是強得變態,對奇能異術造詣頗深的夜輓歌,竟然也一點頭緒都冇有。奇術不是陣法,陣法會有陣眼,但奇術不會有,要破奇術隻能從本源出發,完全破解奇術構成才行。

同時她也很奇怪,那個整天隻知道彈琴的老姑娘,怎麼會認識倚晴空這個厲害的女玩家,還要自己過來幫忙。

“這麼變態?”其他玩家又遲疑了,可不是所有玩家都吃這一趟,不多時,又有一批新來的玩家要闖陣。

結果自然是又多了一地屍體,這回這十多名玩家進去不過五秒鐘,就全部被殺出來了。也就是說他們基本是被一招秒殺的!

裡麵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隻要是玩家關心的話題,論壇絕對不會缺乏相關討論,比起魔化龍葵在藏龍穀大殺四方,支援的玩家被一個人攔在藏龍穀外這條新聞顯然更加火爆。

【神級奇術首現武林,傳奇女玩家倚晴空以一敵百,締造不敗傳說!】

【藏龍穀戰事告急,由於遲遲冇有支援,唯劍道損失慘重,魔化龍葵神勇無敵,或將脫困!】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鳴——倚晴空。】

這一戰,勝敗已然不是玩家所關心的話題,倚晴空這個名字,從今夜過後,註定是全武林的玩家所熟知。

玩家對比npc最大的優勢除了不怕死外,再有就是資訊的傳遞與共享。

參與圍剿魔化龍葵的三途苦,此時也收到了藏龍穀口訊息,對於倚晴空的表現,他除了震驚,已經冇有彆的任何感受了。

僅憑一己之力,就斷了藏龍穀的支援力量,將數千玩家擋在藏龍穀之外。雖然不想承認,可這份膽氣與實力,確實已經在他之上!

倚晴空是一個已經切切實實影響到了他第一寶座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這樣的都不應該存在!

“仙童、貪墨、雪妖、覺玄子你們去穀口殺了倚晴空,不能讓她繼續拖下去了,這樣下去npc死得越多,我們最後好處就越少。”三途苦咬牙下令道。

仙童四人看了看焦灼的戰場,魔化龍葵以無為境的修為,基本無敵於藏龍穀,如果不是靠玩家用命填的話,根本冇有擊殺的可能性。雖說三途苦已經收到訊息,唯劍道之主已經在來的路上,可是他起碼還有半個小時才能趕到。

冇有玩家增員,等劍主趕到,他唯劍道的部下都差不多死光了!

“你小心。”仙童四人點了點頭,相繼離開了戰場。

他們也已經收到訊息,在結界奇術裡有倚晴空還有一個殺體化身,暗星完全不是其對手,但如果是他們四個出手的話,什麼化身都不夠看!

對於外界毫無知覺的秦翌,就這麼在血色殺境中不斷重複中殺戮,邪凰七殺槍被他用了一遍又一遍,玩家也是來了一波又一波。

算算時間,最初被他截殺的那批玩家差不多也該來了。

自從剛纔開始,進入血色殺境的玩家就少了很多,這也讓秦翌與倚晴空都得以有了喘息的機會。

“藏龍穀裡那個人是你嗎?大部隊我找人幫忙攔了一下,但恐怕撐不了多久,還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桑榆的私聊資訊,讓秦翌心生一股暖流。

真的是千算萬算,怎麼都也冇算到,最後會對自己伸出援手的,竟然是隻有一麵之緣的桑榆!她作為一個旁觀者,能在得到訊息後施以力所能及的援手,這已經讓秦翌十分感激。

“想辦法讓人分批進來。”秦翌冇有任何矯情的話語,這個時候他唯一的仰仗就是血紅殺境!隻有不斷累積殺戮值,加強血紅殺境的壓製效果,延長持續時間,他才能堅持下去!

至於後續……嗬嗬,反正現在殺戮值已經破兩百,城是回不去了,以後怎麼辦法等事情過去了再說好了,想那麼多做什麼。

而血紅殺境外的夜輓歌卻是苦著個臉……我的姑奶奶,要我安排這些玩家分批去結界奇術中送死當養料,你還真敢想哦!

“現在裡麵的壓製效果已經達到了45%,硬闖基本是白死,我有個辦法,需要50個人和我配合……”夜輓歌隻能硬著頭皮胡侃道。

但好在她名聲在外,還真有不少人信了她的邪,打算和她一起去破解這個奇術。

媽的,老孃把自己都獻祭了,就這五十個人頭,仁至義儘了……夜輓歌心中默唸道。(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