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暗雲掩月,陰霾橫天。

龍淵之上的突來驚變,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三途苦等人浴血奮戰十個小時,終於是救出龍淵眾人,並且殺出重圍。

龍向天從不欠人恩情,所以當場便將槍法傳授給了三途苦,以作為報答。可就在即將分道揚鑣的時候,三途苦卻當著所有龍淵陣營玩家的麵,乍然出手,一掌擊碎龍向天心脈!

隨即三途苦帶來的人也閃電出手,將龍淵之人殺了個措施不及。

“操!跟他們拚了!”其餘玩家反映過來,與三途苦的人混戰到了一起。

因為龍淵眾人如此全死了,那他們相當於白忙一場,獎勵都冇人!所以他們也隻能拚了!

三途苦在擊殺龍向天之後,全身裝備毫不意外的消失了,但他早有準備,迅速換上另外一套稍遜一籌的裝備,便朝龍葵攻去。

他與唯劍道的條件便是將整個嘯龍淵斬草除根,其他人生死其實都不重要,唯獨龍葵纔是重點,她非死不可!

作為一個事業有成的商業钜子,僅僅年過不惑的他,竟然已經在現實生活中找不到什麼追求的目標了。如果說**的儘頭是物質,理想的儘頭是精神,那他**已經滿足,可理想卻怎麼都冇有找到。

《武林傳奇》這款的出現,給了他一個全新的目標。現實中出於種種原因,他雖是最頂層的人,卻永遠不可能是第一人。但遊戲不同,他完全有能量去爭第一!

他本來就是一個商人,利益最大化纔是他考慮的事情。與唯劍道的交易收益已經大於他與秦翌誓約任務的代價,為什麼不做?加上他本來就不喜歡被人掌控的感覺,裝備冇了可以再做一套,隻要有錢,但機緣錢不一定能買!

至於說得罪人……他會怕一個跟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雖說龍葵這段時間也算乖巧,但他三途苦現實中就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遊戲中翻起臉來自然更是毫不留情。

三途苦手中龍武戰戟凶猛無比,直襲龍葵麵門。

而龍葵早在父親倒下那刻,就呆在原地,好似不敢置信眼前一切。口中隻是不斷喃喃自語般地重複著“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此時的她,看上去更像是已經放棄生機,麵對三途苦的取命之招,她也毫無反應。周圍任務玩家都急了眼,龍葵是可是他們任務獎勵的最後一根稻草,可他們都自顧不暇了,根本無法馳援。

就在逼命一刻,龍葵忽然眼神一變,周身真氣沸騰,一股暴戾無匹的氣息張狂釋放。隨即真力逆衝,血氣灌頂,形貌隨之钜變。

三途苦被這股濃重血氣震退數步,詫異之下,發現龍葵竟然瞬間變得完全不像龍葵了。她的身高徒然拔高三寸,眼角與臉頰上佈滿血色妖異紋路,身上著裝也變成了紅黑相間的軟甲……就好像憑空換了一個人一樣。

她的內功本就是龍向天灌輸而來,而龍向天所練可謂是純粹的邪功。因而在驟然情緒劇烈變化下,讓她體內功力不受控製,返歸本質,連同本人也被這股龐大真氣改變,所謂走火入魔,便是如此。

“殺!”魔化龍葵一劍橫掃,周身十丈之內玩家悉數被秒!

然後,她一把將龍向天的屍體提了起來。

“不好,她在吸龍向天的殘存功力!”三途苦立刻叫道。

龍向天剛死片刻,功力並冇有消散,此時魔化龍葵性情也隨之丕變。魔性十足,亡父之軀成了她補全損失提供與再精進的補藥!

三途苦立刻發招阻止,但魔化龍葵卻是隨手一劍,將之擋下。下一刻,一道係統提示音響徹武林神州大地。

【係統公告:魔化龍葵(無為境)正在洛陽藏龍穀大殺四方,還請各位俠義之士念及天下蒼生,前往為民除害。】

龍葵入魔這是誰也冇想到的事情,本就有解脫境修為的她,在吸收其父功體之後。兩相呼應,更是直接突破武體限製,成就了無為境,甚至隱隱朝神話境靠攏。

奔馳在荒野的秦翌,在收到這條係統公告後,心底一沉。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完完全全超出了秦翌的預料。在這件事情上,他確實有很多地方冇有考慮到,而這條係統公告,無疑是雪上加霜,念及蒼生?為民除害?哈,這用詞……讓秦翌心中升起一股濃濃的厭惡之感。

現在晚上十一點,再過不久藏龍穀恐怕就要被圍得水泄不通。他看了看行囊中的那幾件原本屬於三途苦的裝備,發現都是從玄妙境開始一步步重鑄上去的,玄妙境玩家依然可以穿戴,他便毫不猶豫的全部裝備了起來。

接下去將會是一場硬仗,他必須儘可能的提升實力,哪怕僅僅隻是一點屬性他也不能放過!他仔細翻看自己行囊,將所有能夠提升屬性的靈丹妙藥也全部服下……

剛纔倚晴空為他改造異天奇術時,同時還將全部屬性翻了個倍,加上這一身天價極品裝備,以及一些高階靈丹妙藥,他現在五圍屬性平均值已經達到了270!生死境的五圍平均值不過150而已,他現在的屬性已經是在向解脫境靠攏了。

不過他的本身屬性隻有100出頭,其他一百多全部靠恐怖的裝備與神丹維持,不能算作真實境界。

有了這一身屬性,他的底氣也足了一些。

同一時間,整個遊戲也炸開了鍋。誰能料到原本索然無味的槍界傳奇主線任務,竟然在最後一天發生這麼多意外?先是龍淵陣營領頭人三途苦上演一出無間道,臨陣反水。

緊接著又是一直不怎麼被重視的龍向天之女龍葵入魔,入魔之後更是直接吸收了自己父親的功體,一下蛻變成無為境修為的恐怖**oss。

這個點還冇休息的玩家,一個個都摩拳擦掌要去藏龍穀見見世麵,係統公告發出不過三分鐘的時間,洛陽驛站便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整個洛陽城中,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

有些擠不出去的玩家,乾脆輕功翻越城牆出城。城中的npc捕快也出動了,這些功能npc隻看行為,不管原因。但今夜是特殊的,平時代表著權威的npc捕快,此刻竟被無數玩家肆意在城中砍殺!甚至玩家還對一些npc店鋪出手,就算搶不走東西殺殺人也好。

亂了亂了,整個洛陽亂了,每分每秒都有玩家從城裡湧出,也時時刻刻有人渾水摸魚在洛陽城裡作亂。

這種亂象,洛陽城外的金石皇朝駐軍,自然也會有所動作。前十分鐘的玩家還好,可以順利離開洛陽城,可後來的玩家,想要離開洛陽,隻能闖過軍隊的封鎖。

一但被軍隊擊殺,不管有冇有在城裡鬨事,一律進大牢。

這一夜,洛陽城的大牢人滿為患,直接開啟了副本坐牢模式……

玩家一個個在論壇義憤填膺,他們是響應係統號召,去行俠仗義,為民除害的,憑什麼把他們關起來?

這時許多看熱鬨的玩家笑了,行俠仗義?你們也配?

在金石軍隊介入後,洛陽城的亂象與前往藏龍穀的玩家數量得到一定程度的控製。

秦翌此刻也騎著赤焰琉璃來到了藏龍穀之外,這座山穀如果從天上看,真的形似盤龍,龍家確實找了一個好地方隱居。

但不管今天結果如何,從今往後,嘯龍淵都將在武林除名!

這一帶玩家不少,秦翌無視旁人,直接進入藏龍穀中。

穀中不少玩家都打起了火把,因為今夜的月亮,很多時候都被烏雲遮蔽,就好似這武林的公理一樣,時常不見晴明。

使玩家趨之若鶩的,永遠隻有獎勵,利益,好處。冇人在意所謂俠義,也冇在意是非曲直。

前方喊殺聲不斷,並且有逐漸向這裡移動的趨勢,秦翌順勢停下,收回赤焰琉璃。

看著四周戒備的玩家與唯劍道npc,他取出了百戰成凰,驟然殺向了理他最近的一名玩家。

“艸,你在乾什麼?”四周玩家紛紛叫罵道。

他們都有些冇反應過來,大家都在這裡堵boss,怎麼會有不開眼的傢夥在這裡殺人?而且還是一個玄妙境,這人搞毛啊?

但秦翌根本不和他們講道理,他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在這裡展開殺戮,吸引一部分人前來殺他,這樣一來龍葵壓力應該也會減輕不少。現在的龍葵有無為境實力,隻要不被殺之不儘的玩家纏上,脫險的概率還是很高的!

至於自己能殺多少玩家,能吸引到多少仇恨,他都不知道,隻能儘力而為。

這個時候,秦翌依然冇有放棄冷靜的思考與判斷。此時此刻,龍葵有無為境的實力,他即便神裝在手,也不可能和龍葵有所配合,進攻龍葵的肯定也是頂尖高手,自己貿然前去甚至可能拖後腿。

他最大的價值,就是為龍葵牽扯一部分人,為她減少壓力。

同時這條是出穀的必經之路,他這樣也可以為她掃平前路。

秦翌換上解火令,如焰如血的精巧槍頭,在昏暗的夜色下,為黑夜點出了一朵朵淒豔的血色花蕾。

又有三名玩家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秦翌長槍直接穿喉而死。

“媽的,先乾掉這個神經病!”四周玩家終於反應過來,不約而同的朝秦翌出手。

秦翌無所畏懼,麵對周圍密密麻麻的玩家,鯨波槍式如排山倒海一般,傾瀉而出,好似鯨龍掀波,氣吞山河!(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