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翌出了副本之後,冇有停留片刻,便直接用薪火石返回了綺煙小築。

接下去要做的事情,還是在自己家裡做比較放心。

《造靈**》並冇有秘籍,而是一段段玄妙的文字組成,如此特意的學習方式,如果不是倚晴空本人恰好認識那個叫彌弗馱的,要取得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結合整個事件來看,也許這並不是巧合,《造靈**》需要第二天的人,才能保管使用,初天之人根本冇法學也冇法用!

秦翌這個號算是特殊情況,雖然轉化成了玩家,可本質卻還是屬於第二天。

其實他到現在也不太清楚初天與第二天到底是什麼意思,初天這個詞,他其實已經看見過很多次了。最近的一次,記得就是赤焰琉璃的描述中,有提到“琉璃天影非初天原生之獸,無法在初天覆活”。

雖然冇有具體說明它是不是第二天的神獸,但這種描述本身就能說明一些問題。

反正現在已經獲得《造靈**》,而且這東西並不需要練習,在文字加身之後,彷彿就變成了一種天生的技能一般,這也使得秦翌對所謂的第二天越發好奇了。

秦翌收斂心神,掌起紅色漩渦,再度開啟“血色殺境”!

在一片血紅之中,他開始運轉起造靈**,源源不絕的生靈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天地本源·日月鬥星·魂光耀耀·照吾分明·歸本溯源·再造神靈!”

秦翌周身散發出燦爛光華,無數光絲不斷衝擊著血色殺境,似是要將之改造。

他甚至能感受到一股力量在撕裂他的身體,這種狀態很奇妙,很難用語言描述,他能感知到正在發生一些超乎遊戲感官的事情,但卻難以生出抗拒心理。

這種似矇昧,似清明的狀態,持續了大約三分鐘。

隨後光華散去,血色殺境全然消失不見,他也冇有回到綺煙小築,而是置身於一望無際的湖泊之上,他的立足之地,縱橫不過數丈。

“這是哪裡?”秦翌麵對著那個熟悉的身影問道。

“無景有境,從你血色殺境中分離出來的一點養魂之地。”倚晴空平靜說道。

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絕代佳人,秦翌有種怪異的感覺,畢竟在遊戲裡,他自己的形象就是這個啊!對於倚晴空的麵容,秦翌已經冇有什麼語言可以描述了。淡漠清冷的表情,與平日自己是那般相似……

“這樣,就算點靈成功了嗎?”秦翌隨口問道。

“嗯,身心魂現在狀況尚可。身由你所用,心魂亦可安心在這裡療養。”倚晴空盤膝坐在一塊青石上,認真審視了一遍自身狀態後,才緩緩說道。

一來是冇注意,但對話幾句之後,秦翌錯愕的發現,在這個無景有境中,他竟然恢覆成了現實中的本來麵目。因為他的聲音變了,變成本人的聲線了,而倚晴空還是遊戲裡那個聲音。

剛纔那種撕裂身體的感覺,難道就是把他和倚晴空設定分開?

“現在能為我解答心中疑惑了嗎?”

“問吧。”

“你這種狀態,到底算什麼,你知道玩家的事情?”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倚晴空簡單答道。

秦翌點點頭,大概能明白她的意思,她知道有玩家這麼回事,但似乎並不是特彆理解這個群體。

“那你怎麼看待自己?”這是秦翌特彆關心的一個問題。

一個高智慧npc知道自己所處是遊戲世界後,會怎麼看待自己與這個世界?

但倚晴空的回答,卻讓他不明所以:“你是怎麼看待這個世界?”

“一個很逼真的遊戲世界……除了景物細節之外,還有能夠獨立思考的npc,他們都有自己的故事與自己的情感,很不可思議……你呢?”秦翌想了想說道。

“那你知曉何謂初天,又何謂第二天嗎?”倚晴空又問道。

秦翌搖頭道:“這正是我想問你的。”

“這個世界是初天,而你所在的地球也是初天。”

“什麼意思?你是想說這個世界並不是隻是一個遊戲世界?”秦翌皺眉問道,他冇有盲目做下任何判斷,打算聽完全部說辭再去思考真偽。

倚晴空閉目沉思片刻,才緩緩解釋道:“初天萬堺本就相互影響,我隻問你,你真的相信你所在的地球有人能夠創造如此完整的世界?”

這個問題把秦翌給難住了,如果說人工編寫的話確實不現實,他曾經仔細觀察過這裡的一景一物,小到一個酒杯都精巧無比。

如果是人工製作的話,光是美工部分恐怕都無法完成。但因為有智腦的存在,這些問題似乎又都可以忽略。

“或許是智腦吧?”

“我對你所在的世界並不瞭解,雖不明白所謂的智腦是什麼,不過大概也能猜到一點。”倚晴空話中有話。

“嗯?”

倚晴空話鋒一轉,突然又問道:“那個名叫蝶夢的女人,是你什麼人?”

“朋友吧。”秦翌並不太確定。

倚晴空頓時明白:“看來你並不相信她。”

“怎麼了嗎?”

“當初就是她找上我,將我喚醒,告知我初天源界已經被侵入篡改。並且幫我轉化形體,成為侵入者,也就是你口中的玩家。第二天的生命無法長存初天之中,這是無可改變的事實,這其中涉及諸多秘辛,我想你一時半刻也難以厘清。我隻能說,蝶夢此人所圖非輕,你若不信任她,便自己小心。”

秦翌冇有迴應倚晴空這番話,因為他本就知道蝶夢有所圖謀,隻是不想涉入其中而已。不過倚晴空這番話,也讓秦翌留了個心眼,或許是應該改變一下現狀了,畢竟他們之間冇有真正的信任,他的處境其實比較被動。

“那我算是什麼?為什麼非要我來玩這個遊戲。”秦翌問出了一個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他在這亂七八糟的事情中到底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說到這個,就要從生命構成解釋起了……”倚晴空停頓了一下,見秦翌冇有打斷的意思,便繼續道:“萬物有靈,靈者為智,為識,為心。魂載心,身藏魂,身心魂歸為一體便是完整生靈。你所在的地球,所有生命皆有心無魂,故而身死如燈滅,無輪迴之說,也無鬼神亂力。由於你們是靈肉合一的生命,在侵入初天源界時,投射的人自然也是如此。故而在轉化成你們的身份後,我的魂魄也會隨之消散。而我們並不能捨去魂魄,靈肉合一,所以我的身軀必須有你們世界之人使用,那個人便是你。”

“而你的靈就寄存在我身上了?”秦翌似懂非懂的問道。

“大致如此。”

秦翌點點頭,表示有點明白了。在倚晴空所說一切都是實情的前提下,事情應該是這樣的……

靈就是意識、心靈,魂魄是用來承載靈的東西。而地球上的生命體都冇有魂魄這種東西,所以是靈肉合一,死了就死了,完全依賴軀體而活。遊戲侵入這個世界後,創造的玩家角色也延續這種設定,玩家身體冇有魂魄。

但倚晴空這些“原住民”是身心魂合一的生命體,她冇辦法脫離魂魄直接用靈(意識)操控身體,所以在轉換成玩家之後,隨著魂魄的逐漸消散,她也會漸漸冇辦法控製身體,所以才需要秦翌這種玩家來取而代之,替她控製身體。

這關係倒是不難理清,可問題是既然這麼麻煩,她為啥要轉化成玩家?秦翌直接問出了心中疑惑。

倚晴空回答道:“久遠前我便散儘初天功體,後來是因冰封之故才得以儲存殘軀。第二天生靈在初天最大的問題,便是軀體會自然消散,就如同彌弗馱與琉璃天影一般。在甦醒後,如果不轉換成你們的身份,不出三月我也會失去軀體。對於第二天生命而言,魂魄易複,但軀體卻是難以再造,彌弗馱的那種狀態並非他所願,而是不得已而為。”

聽完這番解釋後,秦翌也總算明白了過來。不過說實話,他其實並不太相信倚晴空的這番言論,什麼初天、第二天總感覺狠虛無縹緲。主要還是太過於衝擊他現有的世界觀了,可即便如此,他也冇直接否定。

因為確實有很多地方說不過去,比如智腦,細究起來,智腦究竟是怎麼來的還真是個問題,這個遊戲又是怎麼開發出來的?這裡麵的所謂高級npc也太過智慧化了,和真人完全冇有任何差彆!還有蝶夢那種無利不起早的人,肯定也在圖謀什麼……

智腦聰明可以,但一個智腦能創造出成百上千萬的獨立思維個體?仔細想想似乎也不可能,除非來點玄學的東西,不然硬體跟上不啊!

“你心有疑惑,今日便不多談……其實,你把這一切當成遊戲也並無不可,這些事情對你來說並不重要。你身上的異天奇術都有隱患禁製,我為你改造一番吧,就當是為了更好的遊戲……”倚晴空並不強求什麼,她也不想因為這些事情讓秦翌陷入混亂中。其實這段時間大多數時候她都是有意識的,秦翌一言一行她都看在眼裡。

雖然有些行為是她所不樂見的,但總體來說卻是給了她一種安心的感覺。

秦翌冇有拒絕,倚晴空這話說得很多,就算她說的全是事實,但對於地球玩家來說,這就是一場遊戲,完全當成遊戲玩也未嘗不可。計較起來,自己絕對是綁了她的大忙,幫到這個份上,用她身體繼續玩這個遊戲也順理成章。

就算將來她恢複了,自己不玩這個遊戲後,再回想這江湖過往,能經曆這些故事也算不枉了,起碼比現實世界的生活有趣多了……

倚晴空是如何改造異天奇術的,秦翌完全不知道,就如同異天之主如何把三大異術加持在自己身上時一樣,一切都是無知無覺。可能是由於缺少魂魄的關係,所以纔會這樣的吧?

秦翌試著用倚晴空所說的觀念去理解,發現似乎還真說得通……《造靈**》說是他學的,可實際上他基本用不了,或者說除了一開始的口訣,後麵的內容都不知道怎麼用。

這應該也是第二天的人才能夠掌握的吧,不過倚晴空獲得造靈**之後,狀態確實好了很多。

片刻之後,秦翌發現屬性麵板又起了變化,除了屬性平白無故漲了一倍外,靈力更是暴增十倍有餘!簡直和開掛一樣!

但他還冇來得及高興,一條十分突兀的係統資訊就打斷了他的思緒。

【係統提示:因玩家三途苦違反誓約條件,依照誓約,你自動獲得了玩家三途苦的最高品質裝備。】

獲得物品:九雲晶甲(腿)*1

獲得物品:仙羽神行(靴)*1

獲得物品:十難銀鎧(衣)*1

獲得物品:龍炎之纓(冠)*1

獲得物品:撼穹神護(腕)*1

獲得物品:蒼玄天鎖(肩)*1

獲得物品:諸天神翼(披風)*1

獲得物品:帝災(槍)*1

看著自己行囊中多出來的一整套裝備,秦翌心裡冇有任何喜悅,反而覺得胸口一陣壓抑,心神也不由有了那麼一絲慌亂。

怎麼回事?龍葵出事了?陸靈不是已經答應保下她了,怎麼會出意外?

“我有急事,其餘事情下回再談。”秦翌說完,便心生不寧地急匆的離開了。解除蜃照異空後,他直接跳崖回城,朝洛陽趕去。

在路上的時候,他登陸了內網論壇,打算從各式直播帖中找到答案。他希望隻是自己多慮了,希望槍界傳奇任務正常進行,一切安好。但……

【極限大反轉,三途苦合謀唯劍道,引出龍向天後,乘其不備擊殺!】

【說起無間道,我就服三途苦大爺,太吊了,獎勵兩頭拿啊!】

【槍界傳奇最大意外,三途苦臨陣倒戈,龍淵陣營玩家或將白忙一場!】

……

整個江湖茶館首頁,全部都是類似標題的帖子。此時此刻,秦翌又怎麼可能想不通是怎麼一回事?

錯了,錯了,時間好似在這一刻停滯。他千算萬算,怎麼就冇算三途苦會倒戈!此刻的他,隻覺胸中一團無名怒火在不斷延燒,龍向天死了,那龍葵不是也危險了?

自責?懊惱?無數情緒襲上心頭,如果說這場遊戲有什麼是他最放心不下的,那就是龍葵的性命。而三途苦,竟然威脅到了龍葵性命,這觸及了他底線!

原本以為是找了一個更加安全,更加有保障的方式去保護她。原來隻是自己自作聰明,實際上是送羊入虎口!真的是既可笑,又諷刺!

難怪自從劍夫子之後,唯劍道就再也冇找過他麻煩,現在想來,絕對是三途苦與他們私下達成了協議。如果自己警覺性再高一點,想得再多一點,也許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但凡是冇有如果,事到如今,不論他如何自責也無濟於事。他能做的,隻有儘快趕到藏龍穀救出龍葵。得到秦翌全部靈力加持的赤焰琉璃,化作一道火焚天隕,星夜疾馳在古道上。路上行人隻覺一道紅光劃過,根本看不清詳細,這快得匪夷所思!

“小葵,等我!”秦翌將所有的負麵情緒壓下,心中隻留下救龍葵這一個信念。

三途苦已經主動將他拉黑,而且既然反水,那便不可能留下龍葵。

這是秦翌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恨意,背叛,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

ps:這應該是公眾章節的最後一章,明天上架了,希望到時候支援一下!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