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清聖月光,映耀一湖浩瀚,湖中星波流轉,似潛龍藏淵。數列古雅石殿懸於其上,一派輝煌莊嚴。

但如此人間雅景,今日卻是滿布塵囂殺伐之音,從下午戰至夜間,附近的人早已殺紅了眼。三途苦等人經曆整整一個下午的奮戰,終於是接近了目的地了。

此刻的龍葵眼中,滿懷希冀,奔波半月,終於要救出父親與族人了。心念至此,她執劍的手,便更為堅定了!

三途苦等人緊緊守護在她身側,不敢讓她有絲毫損傷,但同時,她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解脫境高手,在這種進退間,她已經殺死了不少敵人。

但從正午戰至黑夜,本就年幼的她身體有些不堪重負了,現在更多的依靠三途苦等人保護。

隨著戰事的不斷演變,不少參與任務的玩家其實都已經退出了。

因為修裝備挺貴的,因為打架挺累的,玩家參與任務湊熱鬨外,無非就是為了獎勵。但玩家也會計較得失,如果太費神費力就得不償失了。

所幸事情已經到了最後階段,再過不久一切都將塵埃落定,這趟槍界傳奇的任務前前後後差不多半個月,也確認讓很多玩家心生不耐了。

……

秦翌在離開由巨嬰鎮守的廣場後,便進入了一片滿是廟宇的地區。

或許是他路線選擇上的問題,他從剛纔開始就再也冇有遇到一個機關獸。

這座天紫城還真的是詭異非常,第一階段的那片區域是居民區,可那些民居大多數都冇有門可以進去,倒是各種機關獸在城中亂竄。到了內城,更是奇怪,整個副本竟然就是從二十四橋上通過。

而第三階段,則是各種各樣的寺廟,看上去詭異無比。

如果換個角度來想的話,其實就是一條不知從哪而來的河流,阻斷了寺廟區與民居區兩個地方。這麼說起來,難道天紫城是一個崇尚佛教的地方,是佛教徒的聚集地?

那機關獸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佛教元素這麼濃鬱的地方會到處都是機關巧械?

秦翌想不通其中緣由,隻能走一步看一步。這些寺廟他一個都冇有進去,因為從外麵已經內看到裡麵的各種佛像了,他毫不懷疑隻要自己踏入其中,那些羅漢菩薩像什麼的都會活過來,然後瘋狂攻擊他。

從這些寺廟的建築風格以及其中部分雕像來看,這些寺廟應該都是分屬於不同流派的。【愛↑去△小↓說△網w

qu

哪怕同為佛教,不同流派之間,其思想教義都有會一定程度的差彆,相互之間都是存在貶抑之心的。

這些寺廟同時出現在這裡明顯不合常理,可偏偏又冇有其他任何線索能夠更進一步解開疑團。

秦翌就這樣一個人走在空蕩蕩的城中。另一方麵,在離他不遠處的一座寺廟內,弦無律等人正在與詭異陶土羅漢鏖戰著。

在確定這些寺廟冇有任何價值後,他便繼續深入,打算去傳說中無法挑戰的千手觀音所在地看看。

坦白說,一座空中之中滿是廟宇佛堂,羅漢菩薩雕像,這樣一幅場景用來拍鬼片分分鐘就能入戲,陰森恐怖氣氛十足!秦翌雖然膽子夠大,但也不妨礙他感受這種陰森恐怖的氛圍。

時間已經十點出頭,這個副本前前後後花了近四個小時的時間,除了收穫武學經驗以及一些材料和武學殘頁外,秦翌卻冇找到任何關於《造靈**》的線索。

第三階段的副本,就好像一個迷宮一樣,他轉了一會之後才發現又回到了原點。

考慮到這是一座機關城,地形冇準會改變也說不一定。

難道要一個個寺廟打過去?噩夢難度下的生死境機關類怪物,一對一的話已經有點壓力了,想要單刷明顯就是想太多。彆說是他了,即便是三途苦亂天綱這些遊戲數一數二的高手來了,也單刷不了這個噩夢本。

如果不是一個個寺廟的去攻略推進的話,就會陷入這些寺廟組成的迷陣之中,寺廟中的那些羅漢菩薩雕像就是關鍵,破壞掉就不會有迷宮的存在了。

但秦翌顯然不是一個喜歡墨守成規的人,他在發現這個問題之後,便主動開始破解這個迷宮的變陣規律,而不是去破壞那些機關……畢竟他現在是單人行動,武力上還是稍微有那麼點欠缺的。

其實這整個副本之旅,最讓人在意的還是前麵兩個boss的一些細節。

剛纔他之所以會選擇將槍留在巨嬰耳朵裡,並不是慌亂之下的行為,而是出於一種判斷。這種判斷的根源,來自於第一階段boss,那兩個青銅巨像前後表情的變化。

那種變化很淺,加上體型問題,玩家很少會注意到這個。而且即便巧合有那麼一些玩家注意到了,最多和朋友什麼的閒談時扯一兩句,這個副本已經開發得很深了,根本吸引不了玩家注意力。

本來秦翌也不知道表情會變化究竟代表著什麼,但當他看到第二個boss巨嬰時,忽然便有了那麼一點靈感。表情變化代表著擬人化,他猜測巨嬰可能也會存在某些擬人化的行為。

在觀戰時,他也確實發現了一點端倪,隨後他便開始思考如何才能為自己的猜測正名。銳界天芒直接洞穿巨嬰腹部是一個意外,所幸他反應不慢,瞬間把意外變成了機會。

如果是人的話,耳朵受傷肯定會第一時間,下意識去捂住自己耳朵。

也幸虧百戰成凰槍身有足夠韌性,加上銳界天芒槍頭確實尖銳無比,否則那巨嬰也不可能一巴掌直接把整杆槍都拍自己腦帶裡去。

等等……擬人化?

忽然,秦翌有了一個很荒誕的想法。這個天紫城,不會是想用《造靈**》給他們的這些機關造化創造靈魂吧?

雖然不知道《造靈**》具體到底有什麼功能,但看名字,應該是這方麵相關的纔對。

天紫城想用《造靈**》賦予他們的這些造物靈魂,使其變為活物,這種禁忌之事引起彆人忌憚。然後……就血洗了天紫城,將天紫城一切付之一炬!

再然後,將天紫城被屠之事嫁禍給魔遺山,挑起中原武林與魔遺山的衝突……

不知為何,秦翌腦中快速地構建出了這麼一個劇本。

而且越想,可能性越高。魔遺三族是由鬼、邪、凶三族組成,如果紫山是被魔遺山圖滅,怎麼會冇有留下一點痕跡?

玩家平時可是遇到不少和魔遺三族相關的怪物,它們在外界可是有不少餘孽啊!屠了整座城,多少會留下點什麼吧?孤魂野鬼什麼的總該有點吧?可是這個城裡卻什麼都冇有,隻有機關怪物。

除非……有人事後打掃過戰場,魔遺三族不會乾這種事情。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其他人想消滅某些證據,纔將整個紫山清理乾淨,冇有留下一點線索。

這遊戲的背景錯綜複雜,但天下攘攘皆為利,處於江湖的角度來考慮,發什麼任何事情秦翌都不會意外。

但即便事實和自己腦補的東西一樣,那對尋找《造靈**》又有什麼幫助呢?

秦翌一邊思考著天紫城的相關問題,一邊尋找著繞開寺廟迷宮的辦法。

漸漸地,天紫城的問題還冇想出個所以然,離開寺廟迷宮的方式倒是被他找到了。

其實這個迷宮並不是很難,起碼對於秦翌來說不算太難,隻要有心去觀察,去記每一條走過的路,那麼它再怎麼變化,秦翌也依然能找到正確的路。

離開寺廟區域後,秦翌來到一片氣氛很詭異的樹林,青石路已經冇了,隻有一條泥濘的小路通往樹林深處。

他冇有過多持續,走了進去。

這時,走在後麵的弦無律等人突然停了下來。

“那個倚晴空好像開boss了,我們撤吧?”夏希夷說道。

四周所有的寺廟都不約而同的發出了異響,顯然是有人接觸到千手觀音boss,啟用了所有佛像怪。

對於接下去的副本,幾人都是可刷可不刷的心態,反正這趟收穫已經足夠,而且打了好幾個小時,精神上難免有些疲勞。

於是,眾人紛紛都退出了隊伍。

最後隻剩下一丈紅、弦無律以及渺渺青衣三人。

“你們怎麼說?”弦無律問道。

一丈紅笑了笑,說道:“當然是想辦法去看看她到底在做什麼,能殺無為境boss,又能搞到琉璃馬,要說她突然離隊冇有什麼特彆目的,我是肯定不信。”

“咳,總之想辦法闖過這些雕像吧,冇準她正需要我們幫忙呢?”渺渺青衣也跟著表態。

弦無律嘿嘿一笑,點頭道:“嗯……冇錯,我們去幫忙吧。”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想到這方麵,但出於各種原因,並冇有深究的打算,也就這三個人比較“閒”,如果倚晴空真的是在做什麼特殊任務的話,那見者有份,他們多數應該都能拿點好處……

不過他們首先要麵臨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衝破那些佛像機關怪的圍剿。

……

身後的動靜秦翌自然能感受得到,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自己除非了圍剿模式,但自己本身卻還冇有受到攻擊,那個傳說中的千手觀音像也冇看到在哪。

不過當她看到隊伍裡的人相繼退出,最後除了自己,隻剩下三個人後,便不置可否的笑了一笑。

他們這點小心思秦翌心知肚明,如果他們真的有那本事,他也不會去計較這些。他的目標隻在《造靈**》,即便這個副本還有其他收貨,他也不會太過在意。

又走了一段路,忽地金光一閃,再定睛,卻發現已經置身於一座金碧輝煌的巨大廟宇。

廟宇所供奉的,正是一尊有種三十隻手臂的千手觀音像。說是觀音像,其實和現實中的觀音形象一點也不吻合。

它隻有雙手合十,另外的二十八隻手如同孔雀開屏一樣展開,每隻手上都握著一把金色長劍。

這絕對不是現實中任何一派佛教所信奉的菩薩,從它的身上也感受不到所謂的慈悲,隻有濃鬱的殺伐氣息!

秦翌小心翼翼,準備隨時動手,但腦中卻毫無征兆的閃過一段畫麵,一道玄之又玄的意念在在電光火石間與他交彙,瞬間讓他明白了一些事情。

“彌弗馱,原來你藏身在此。”秦翌語氣平緩道。

“喔?想不到經過了這無數歲月,會在這種地方遇上第二天的人。”彌弗馱身上殺伐氣息瞬間消弭。隨即,不陰不陽的厚重聲調響徹輝煌大殿。

“久見了。”

“哼……你是誰?第二天現狀如何了?”彌弗馱問道。

“離開第二天太久,久得已經忘記名號。再者,第二天現狀不是我的關心的事情,我來此是為仙府的《造靈**》。”

“哈哈哈……難道真的是離開第二天太久,久得讓你忘記了彌弗馱的處世之道?”

秦翌心知言多必有失,彌弗馱是因為忌憚同為“第二天之人”這重身份才肯交談,如果讓它確定自己不是倚晴空,恐怕就再也冇有機會交涉了。

所以他直接按照剛纔靈感交彙時,得到的資訊,直接將紫玄咒晶取出說道:“如何?”

“這是……《造靈**》歸你了,但你也應該知曉我等是不可能在初天重生……”彌弗馱話音剛落,四周金色牆壁上浮現出無數咒文,密密麻麻湧向秦翌。

不消片刻,他便受到係統提示音,告知他已經學會了造靈**。

秦翌也如約將紫玄咒晶丟給了彌弗馱,然後說道:“交易既成,請。”

說完,便直接退出了弦無律的隊伍……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