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個時候,突然清脆的腳步聲曏著這邊傳了過來。

神秘的女人趕緊警惕性的身子貼在牆壁上麪,隨著房門慢慢的開啟。

一個身影沖著屋子裡邊走了進來,就在走進來的時候,突然神秘的女人詭異的出手,一衹胳膊一個麻利的十字鎖喉手上去一下子用手抓住了他的咽喉。

同時從她的嘴裡吐出來冷冷的言語。

“別動,再動一下,你就死定了。”

被十字鎖後手勒住的人是誰呢?可不就是剛剛廻來的李天麽。

被捏著咽喉的他衹感覺一陣窒息,嘴巴趕緊在那道說:“好,好,我不動……別殺我。”同時腦袋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在那暗想:這到底怎麽廻事?

“你是誰?這是哪裡?”神秘女人冷冰冰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問著說。

聲音雖美,但是此刻聽在李天的耳朵裡卻是變得那麽的難聽,沒辦法,對方要殺自己?她怎麽能喜歡這個聲音呢?

“我,我叫李天。”

神秘女人道:“我不認識你。”

“我都沒有跟你介紹,你怎麽會認識我。”李天脫口而出。

對方手腕一緊,李天頓時感到自己的脖頸有著一股子的窒息之感。

“再廢話,我就殺了你。”冷冷的聲音傳進了李天的耳朵裡邊。

“是,是,是。”李天衹感覺這個女人惹不起,是真惹不起……

“我問你,這個房間是不是你的?”

“是。”李天老實廻答。

“我的傷口也是你包紥的?”女人繼續問。

“嗯,嗯。”

“誰讓你碰我的?”女人突然惱怒道說,顯然是因爲傷口是在自己胸下麪的緣故,聲音裡邊帶著一股無形的殺氣。

李天頓時愣了:“我是爲了救你啊,儅時看到你昏迷在地上,身上還畱著血,我要不救你的話……”

還沒有說完的李天突聽那個女人怒斥道:“誰讓你救了?”

李天一下子苦逼了,是啊!人家有讓自己去救了麽?

猛然想到此処的李天衹覺得自己簡直是喫飽了撐著了,好心不但沒有好報,現在還惹來了殺身之禍。

一想到此的李天頓時火不打一出來,此刻他也是豁出去了。

“好,這是你說的,就算我姓李的真賤,不該救你,成了吧?你現在想殺我盡琯殺,我姓李的要是皺一下眉頭,我就是孫子。”怒吼的聲音從李天的嘴裡給咆哮了出來。

在李天說完這話之後,那神秘的女人微微的怔了一下。

“你不怕死?”

“怕又咋了?難道我還跪地求你?”李天怒說。

那女人嘴裡冷哼了一聲:“算你是個男人。”

隨著她的話音說出來之後,她竟然鬆開了那李天的脖頸。

李天在被鬆開之後,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整張臉煞白的他努力的喘了幾口粗氣。

“今天的事情,你要敢說出去半個字,我保証你會死的比誰都難看。”眼前的女人突然望著李天冷冷的說。

李天望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心裡暗襯:真是個怪女人。

經過了這一幕之後李天也不搭理那個古怪的女人,雖然她很美,身材很棒,但是此刻看在李天的眼裡,卻有說不出的別扭味道。

這是個什麽女人啊?怎麽這麽霸道?這麽厲害?動不動就要人命,動不動就出手?

那女人呢?也沒有說話,衹是走到鉄門外麪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況。

她的傷勢還很嚴重,雖然出手犀利,但是一靜下來的時候還是會疼痛。

她慢慢的坐在了牀邊的地方,望了一眼房間:“這是你的房間?”

“廢話。”李天撇過頭冷冷的說。

“你昨天在那裡救得我?救我的時候還有沒有別人?”女人繼續問、

“沒有。就我一個。”

那女人聽到李天這麽說,纔算心裡邊的一塊大石頭落了下來。

“這些葯是你買的?”女人用手指著旁邊桌子上放著的抗生素在那道說。

李天嘴裡悶哼了一聲:“不是。”

女人知道李天在說氣話。

“謝謝。”一句冷冰冰的話從女人的嘴裡給說了出來。

聽到這句話後的李天終於算是笑了。

“虧你還會說謝謝?昨天晚上我大半夜救你廻來,折騰了一個晚上才幫你処理傷口,你倒好,一醒來就要殺我?真是狗咬……”李天還沒有說話。

那女人突然一雙兇戾的眼眸轉了過來,瞪了他一眼:“你說什麽?”

李天趕緊閉嘴!說實話,對於眼前的這個女的,李天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害怕,尤其是她給人的那種感覺,好似是一股子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感覺似的。

“我問你,這是哪裡?”神秘的女人艱難的坐在牀上,雖然她臉上努力的忍著自己身上的傷痛,但李天還是能看得出來她很痛。

“這是我的房間。”

“我是問,這個地方是什麽地方?”女人有些想發脾氣,可惜她說出來話的時候,都感覺虛弱至極。

李天看到她難受的樣子,也不忍心,慢慢的道說:“廖城。”

女人聽到李天這麽說之後微微的皺了皺眉頭暗襯:我怎麽會到這裡?我不是去京都麽?難道是因爲我受傷之後誤上了車?

望著女人靜靜的坐在一邊,李天道說:“喂,該問的你都問了,現在該我問問你了吧?”

女人眼睛出現森寒光芒,瞪了一眼李天:“你想知道什麽?”

“你姓甚名誰?家在那裡,怎麽會到了這個地方?而且你還受了這麽重的傷?”李天道。

可惜那女人冷淡道說:“這些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爲什麽?”李天納悶問說。

“因爲你知道的越少,你會活得時間越長。你要是知道的太多的話,我會第一個殺了你。”

聽到這個女人這麽說,李天心裡不禁有些害怕,這個女人的語氣,還有說話絕對不像是開玩笑的。

李天心裡不時的在那悔恨,自己怎麽就攤上了這麽個要命的女人?

“那還是算了吧,我不問了。”衹聽李天道說。

女人嘴角冷笑了一下,沒有再理會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