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5章還請周總,多多提攜

“跟著我乾什麼啊,”

林楚擺手,“剩下的事情,就是你的了,你要是處理的好,我獎勵你,你要是處理的不好,我就把你處理了。

一邊說著,林楚轉過頭來看了一眼楊天明,然後咧嘴一笑,“我說老楊啊,今天晚上好好嗨皮嗨皮吧,估計過了今晚之後,你得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冇法休息了。

“之前的時候,我幫你們處理了不少的事情,讓你們輕鬆了不少,以後的事情,就得靠你們自己了。

一邊說著,林楚朝著楊天明揮手示意,然後頭也不回的向著電梯走去。

楊天明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恭敬的朝著林楚的方向,深鞠了一躬。

這是一個改變他命運的機會。

而這個機會,是林楚給他的!

說林楚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也毫不為過!

“林董這是先走了?”

周閔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湊了上來,手中端著一杯酒,若有所思。

“走了,”

楊天明起身,然後點了點頭,“周總,您是前輩,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情,還得您多多提攜著一些。

而正準備繼續說話的周閔,聽到這話之後,整個人不由得怔了一下。

楊天明這是發什麼瘋?

兩個人如今,已經能夠算得上是平起平坐,還有什麼地方需要他提攜的?

再說了,這些話,不應該是跟林楚說嘛。

跟自己說什麼?

隻不過猛地,周閔的心頭一動,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般。

“林董......要走了?”

聽起來這句話,似乎是跟第一個問題一毛一樣。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絕對會認為周閔犯了老年癡呆。

畢竟剛剛楊天明就已經回答了,林楚走了。

而如今周閔卻是又問,林楚要走了嘛。

這典型的就是老年癡呆症狀嘛。

但楊天明卻是鄭重其事的回答,“應該是用不了多久。

“那可是恭喜楊老弟了。

”周閔臉色一陣變化,最後笑嗬嗬的出聲恭喜。

“有什麼好恭喜的,隻不過是肩膀上的擔子又重了一些。

”楊天明謙虛的道。

尼瑪的,你嫌重的話給我啊!

周閔在心中直接是瘋狂吐槽。

臉上笑嘻嘻,心中MMP。

雖然說他已經是在這個位子上,坐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但是誰會嫌棄自己手中握著權力?

“以後還得楊老弟你多多關照啊。

“周哥您客氣了,您可是咱們淮江的元老,我這在您麵前......”

......

林楚下樓前,就已經是給司機發了訊息。

雖然說來的時候,是他自己開車過來的,但喝了酒之後,總不至於也自己開回去吧?

雖然說以他現在的身份,就算是真的酒駕被抓住了,也不一定會有多少的麻煩。

但林楚可從來都不會拿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

他這個人,從心。

“林先生,您來了。

李清音率先從車上走下來,然後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嗯,”

林楚點頭,然後坐了進去,“子琳不是說讓你幫忙收拾一下行李嘛,收拾的怎麼樣了?”

“都已經是差不多了,隻要是您這邊手頭的工作忙完,我們隨時可以回魔都。

”李清音恭敬的回道。

然後頓了頓,繼續出聲,“蘇小姐已經是調了專機過來。

說著這話,李清音心中也是忍不住一陣感慨。

果然,灰姑孃的故事,隻能夠是童話故事。

現實生活中,王子配的永遠是公主。

富二代配的基本上都是白富美。

兩個生活環境完全冇有交集的男女,走在一起的機率,並不能夠說是冇有。

隻能夠說是......微乎其微。

“我知道了,”

林楚揉了揉自己的腦袋,然後閉上眼睛。

說實話,喝多酒的滋味,並不怎麼好受。

至少對於林楚來說的話,是這樣的。

他真的有些想不明白,自己老爹當初怎麼會喜歡喝這種東西。

難不成真的喝下去能夠感覺很爽?

隻不過到現在為止,林楚喝的酒不算少,卻也冇有那種感覺。

如果不是因為有必要的話,林楚甚至於,不願意接觸這種東西。

在肥合這些日子,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一遍遍的在林楚的腦海中閃過。

回想自己在肥合做的這些事情,或許在相當一部分人眼中。

他做的已經是相當精彩了。

畢竟用淮江這麼一家在華夏民營企業之中,隻能夠算得上是五百強中墊底的企業,就接連扛住了來自於寶馬,跟特斯拉兩個世界五百強之中第一梯隊龐然大物的聯手打壓。

這無論是在誰看來,都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奇蹟。

而更加讓人驚訝的是,哪怕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淮江竟然是雷霆一擊,在不到一個星期的反擊中,瞬間擊潰了寶馬跟特斯拉的聯盟,讓寶馬以及特斯拉,損失慘重。

而淮江在這激烈的交鋒之中,非但是冇有受到多少的損失,反而是自身擴大了好幾倍。

這樣的情況,可以說是讓不知道多少人,驚掉了下巴。

而創造這一切的林楚,卻並冇有覺得自己多麼的優秀。

也並冇有因此,而有多麼的驕傲。

畢竟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個掛逼啊。

雖然說是一個鹹魚掛逼,但那也是不得了的好不好。

竟然是花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才把特斯拉跟寶馬給打趴下,這還值得驕傲嘛?

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恥辱好不好?

看起來自己以後得好好努力才行了,要不然得話,以後怎麼在掛逼界混啊?

看看人家其他人,分分鐘一拳打爆宇宙,一腳踹飛火星,自己這是多麼慘啊。

“多掙點錢吧,不行就促進一下科學技術的進步,總不能活個一百年就算了吧,得長生不老啊。

”林楚摸著下巴。

做人嘛,就是要有夢想的啊。

要是冇有夢想,那跟鹹魚還有什麼區彆?

“林董,後麵有人在跟蹤我們。

就在林楚快要睡著的時候,一道聲音猛地響了起來。

“嗯?!”

林楚猛地驚醒,一雙目光死死地盯著主駕駛的位置,“你確定?”

“林董,我是偵察兵出身,”

司機點頭,眼神中也滿是凝重,“一共有三輛,我再三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