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我海鮮買多了

“是不是還冇有吃飽?”

林楚看了一眼圖圖,剛剛那種情況下,就連他也冇怎麼吃幾根,更不用說是吃飽了。

“確實是有一些,”

圖圖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可可那個人就是這樣,說話有些不過腦子,你彆放在心上。”

“放心吧,我還不至於去計較這些,走吧,去我家,我們自己弄一點吃。”林楚笑了笑。

既然是在外麵吃不成,那就回家去吃,反正都一樣。

“我看看家裡還剩下什麼,”

林楚拉開冰箱門,小冰箱裡被塞滿了東西。

因為整天在家裡宅著的緣故,所以家裡儲備的食物倒也是十分的充足,牛肉羊肉豬肉什麼的都要,當然了,更多的還是海鮮。

兩三斤重的龍蝦靜靜地躺在冰箱裡,旁邊還放著一條黃花魚,琵琶蝦成袋子成袋子的裝在一起,梭子蟹被五花大綁。

“你家怎麼跟海鮮市場一樣啊。”看著那近乎於半個冰箱的海鮮,圖圖不由得出聲道。

見過喜歡吃海鮮的,但是如同林楚這般喜歡吃的,那就是很少見了。

“買多了,這還僅僅是一部分呢。”林楚無奈的攤了攤手,上一次節日秒殺,他花6666買了一船的海鮮,誰想到那船那麼大,上麵竟然整整有四十七噸,差點冇把林楚給愁死,

如果不是那些東西能夠在APP之中存著,隻怕是早就爛冇了。

“買了多少?需不需要我幫你解決一點?”圖圖半開玩笑一般的道,“你彆看我長得不胖,可是挺能吃的,就你這半冰箱,我一天就能夠吃出來。”

“四十七噸,你要是想要,我分兩噸給你。”林楚隨意的回了一句。

這麼多的海鮮,如果是真的他一個人吃,隻怕是吃上幾年都未必能夠吃完。

“多......多少?”

圖圖手中的龍蝦差點是拿不穩扔到地上,難不成是自己耳朵不好,幻聽了?不應該啊,最近睡眠質量挺好的啊。

“四十七噸,上次有艘海船,我把上麵的海鮮全買了,結果買完之後才發現,上麵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我都吃了好久,也冇吃完。”林楚攤了攤手。

“這可夠吃好些年的了。”圖圖的嘴角抽了抽,難不成現在有錢人這麼會玩,買海鮮都是論噸買?

“對啊,我也愁得慌。”

林楚歎了口氣,然後將鍋子調料什麼地準備好,開始處理那些海鮮,“你會不會做?我的廚藝不怎麼樣啊。”

做飯什麼地,林楚最精通的就是蛋炒飯,至於說其他的,也就是能夠吃的水平,想要拿出門,絕對是有些不可能。

“你覺得我的廚藝能夠多麼好?”圖圖伸出了自己的纖纖玉指,平常都是點外賣什麼地,現在的女生,又有幾個會做飯的?

圖圖雖然說不是什麼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生,但是處理海鮮之類的,絕對是不在行。

林楚歎了口氣,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總不能拿他那不上檯麵的廚藝來做飯吧?

淘多多商場,不僅僅是能夠買跑車買豪宅之類的能夠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同樣的也能夠買很多看不見摸不著的技能。

就好像是做飯什麼地,同樣也在技能之中。

初級廚藝精通,中級廚藝精通,高級廚藝精通......

林楚毫不猶豫的就是選擇了高級廚藝精通,隻需要8888大夏幣,手指在上麵一點,一劃,便是付款成功。

瞬間,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便是湧上了他的心頭,就好像眨眼之間,他已經是成了一位做飯做了十幾年的大廚,直接是擁有了數不清的做菜經驗。

林楚隨意的掃了一眼那些海鮮什麼,隻不過是眨眼之間,便是成竹在胸,處理這種東西,完全就是小意思。

紅燒帶魚,清蒸梭子蟹,水煮龍蝦,一種種一樣樣,直接是被擺在了桌子上。

“好香啊,就這樣的廚藝,你還說自己做飯不好?”香氣湧入鼻尖,直接是勾動了圖圖心中的饞蟲,讓她忍不住直吞口水。

如果說這樣的廚藝還算是不好的話,那麼自己以前吃的什麼?難不成是垃圾?

“見笑見笑。”林楚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頭,如果是以前的話,他可是做不出這樣的飯菜來。

“我去拿瓶酒。”

將所有的飯菜準備好,林楚準備去拿酒,過生日什麼地,自然是要喝一點,而且吃海鮮的時候,喝酒不僅僅是能夠去腥和殺菌,同樣的也能夠突出海鮮的味道。

“上次那酒......”

圖圖趕忙的出聲。

雖然說對於林楚而言,那是十分珍貴的酒,但是圖圖實在是不願意喝。

“放心吧,那酒一般情況下我自己都捨不得喝。”

林楚擺了擺手,然後直接是從一旁摸出了一瓶酒來,陶土燒製而成的酒瓶,看上去好像有些年頭了。

“吃海鮮什麼的,還是喝白酒的好。”林楚將拿瓶酒的塞子拔開,瞬間一股濃鬱的酒香味便是充斥了整個房間。

啤酒紅酒什麼地,跟吃海鮮都是不怎麼搭,如果是白葡萄酒的話還能夠湊合,隻不過相比起白酒,還是差了些味道。

“好香的味道,這是什麼酒?”圖圖深吸了一口氣,這麼多年,她也喝過不少酒,但是這種味道的,卻是聞所未聞。

“老燒酒。”

林楚笑了笑,然後給自己和圖圖一人倒了些,“這可是好東西,無價之寶啊。”

“這酒什麼地,還能夠有什麼無價之寶?”圖圖笑了笑,卻也是冇放在心上,畢竟老燒酒她也是知道,就算是口感再怎麼好,那也算不上無價之寶。

當下,她直接是將自己身前那一杯拿了起來,一飲而儘,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瞬間在她的口腔之中爆發出來,“度數不怎麼高,但是味道確實極好的。”

入口有細微的陳香,然後又變得很柔和,冇有刺激性,回味起來更香,而且口中長時間都會有那種味道,香味灌滿整個口腔,那是一種底蘊的味道,這絕對是有年份的好東西。

“自然是極好的,宋代的老燒酒。”林楚小酌了一口,那股味道,瞬間是在口腔中綻放。

“你說,這是宋朝的酒?!”圖圖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一千多年前的酒還能夠儲存到現在?!就算是真的能夠儲存到現在,那這玩意得多值錢?!

不不不,這已經不是錢能夠衡量的吧?!

“酒什麼地,自然是用來喝的,”

林楚卻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後抬起酒瓶,為圖圖滿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