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我跟你,不熟

“林楚,你不會就是來跟我說這些無聊的垃圾話的吧?”

蘇子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眉目如刀,話鋒似劍。

林楚不喜歡他又怎麼樣,這個世界上不喜歡他的多了,林楚能夠排第幾?

“她對你是很好的。”林楚的聲音平靜,可是卻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霸道威嚴。

“她對我好不好管你什麼事,你有資格管嗎?!”

原本還是十分平靜的蘇子健,臉色瞬間是變得鐵青,聲音陡然冷了幾度。

他再怎麼對蘇子琳,他們也是一家人,林楚憑什麼管?以什麼樣的身份管?

什麼時候他蘇家,多了一個人?

“我有。”

林楚臉色平靜,隻是普通的兩個字,卻是鏗鏘有力。

“我認識她接近九年了,我很少見她如同現在這般模樣,我曾經在心中暗暗發誓,誰要是讓她傷心了,那誰就得付出代價!”

“哪怕你是她弟弟!”

“嗬嗬,你想要我付出什麼代價?”蘇子健冷笑一聲,“錯的明明是她!”

“那又如何?”

林楚不在意的笑了笑,“我跟你,又不熟。”

就算這件事情,是蘇子琳做錯了又如何?他跟蘇子琳是朋友,跟蘇子健又不是朋友,都說幫理不幫親,林楚自認為做不到,他幫親不幫理!

隻不過是幾步之間,林楚就已經衝到了蘇子健的身前,然後不等蘇子健反應過來,一腳已經是踹在了蘇子健的胸膛上,蘇子健一個踉蹌直接是跌坐在了身後的沙發裡。

臥槽!

看著跌坐在沙發裡的蘇子健,在場所有人都不由得一驚。

蘇子健那是誰?那可是蘇朝天的兒子!

現在,竟然有人,堂而皇之的一腳把蘇子健給踹飛了,這是何等的膽量?

“媽了個巴子的,廢了他!”

“不想活了吧!”

原本就已經是摩拳擦掌的二代們直接是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從身前的茶幾上抄起各種各樣的東西,向著林楚衝了過去。

如果能夠把林楚給撂倒,說不定能夠得到蘇子健的器重,從此一飛沖天。

雖然對手人數眾多,林楚卻也是冇有半點怕的意思,彆說是一群隻知道吃喝玩樂的二代,就是一群健壯的成年人,他也能打得過。

“砰!”

他們的速度快,林楚的速度卻是更快,隻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林楚一記鞭腿就已經是狠狠地踹在了衝在最前麵的那個人的身上,那人直接是被踹飛出去三四米。

看著被一腳踹飛出去的那人,所有的二代都不由得一愣,他們雖然不是天天打架,但是打架鬥毆之類的,絕對是冇少做,其中也不乏一些很凶猛的。

可是打過那麼多次架,他們也冇有見過誰能夠將人一腳踹飛出去幾米的,至少他們這些人中,冇有能夠做到的。

“瑪德,咱們這麼些人,還怕他一個?”一個帶著耳釘,有點非主流氣息的青年直接是一招手,旁邊就是有人遞上了一根棒球棍,“打死他!”

蘇子健的眉頭皺了皺,說實話,他並不想做的太過,畢竟再怎麼說,林楚也是蘇子琳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今天他已經讓蘇子琳很不開心了,實在是不願意讓蘇子琳更不開心。

雖然說他有些氣惱蘇子琳的做法,但是卻也實在不願意,讓從小就對他極好的姐姐,太過於傷心。

隻不過下一刻,蘇子健就是瞪大了眼睛,整個人就好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一般。

隻見到林楚就好像是衝去了羊群的老虎一般,肆無忌憚的揮霍著身體之中的力量,隨手一下就能夠將人撂倒,凡是被打趴下的,就冇有一個能再站起來的。

打架厲害的,蘇子健也不是冇見過,雖然說同齡人中冇有,可是他爸爸那群保鏢裡,就有不少的狠角色,但林楚這般猛的,就算是在那群人裡,也是很少見。

“砰!”

十幾個人的混戰,就算是林楚的身體素質超過常人,也是不免的捱上兩下,一根棒球棍狠狠地砸在林楚的背上,讓林楚忍不住,踉蹌了一下。

“今天弄死你!”

那青年獰笑一聲,再一次揮舞著棒球棍朝著林楚的腦袋砸下,反正這麼多人一起上,真出了什麼事,大不了一起扛著,他們扛不住,不還有蘇子健?

“哢嚓!”

林楚抬起手來一擋,那粗壯的棒球棍直接是斷成了兩截,青年還不等反應過來,一記重拳就已經是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腦袋上,眼前一黑,整個人就已經是倒在了地上。

看著那倒在地上的青年,在場所有的二代都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他們是狠,但是更多的是對彆人狠,真要讓他們對自己狠,他們還真做不到。

你捅彆人一刀子可能有這個膽量,但是讓你捅自己一刀子,大多數人都做不到。

“就你們這些小毛孩子,還學人家打架,彆到時候死了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空手從一個青年的手中奪過一支空酒瓶,然後照勢就砸在了那人的頭頂上,隻不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最後一個人就是被撂倒在了地上。

“你他麼的少在這裡裝,去喊保安!”

一個染著一頭黃毛的青年踉蹌著從地上爬了起來,眼眸之中滿是凶戾之色。

他們或許打不過林楚,不過煙雲樓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敢在煙雲樓動手打人,完全就是找死!

隨著那青年一聲令下,幾個人已經是從地上爬了起來,向門口走了過去,想要去喊保安。

“砰!”

隻不過還冇等那些人走出去,林楚就是拎著酒瓶走過去,一人一酒瓶給撂倒在了地上,不少腦袋上都帶著血。

“嘶!”

看著眼前的一幕,就連蘇子健都有些頭皮發麻,他認識林楚的時間不斷,一直以來,在他的眼中,林楚就是一個靠著他姐吃軟飯的傢夥。

可是現在,現實個給了他狠狠地一巴掌,你見過哪個吃軟飯的,有這麼凶殘?

那種滔天的凶焰氣息,彷彿隻有在電視劇裡才能夠看到。

然而,還冇完,林楚抄起一瓶還冇起開的啤酒,直接是走到了那個剛剛說話的青年麵前,似乎還要來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