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機會

“我送你回去吧。”

從青鬆大酒店出來,林楚就是跟趙青城分開了,然後拿著車鑰匙,準備去開車。

“得了吧,我怕你把車開溝裡。”趙雨嫣翻了個白眼,然後一把將林楚手中的車鑰匙給奪了過去。

“放心,我技術還是很不錯的。”

“技術好不好我不知道,不過喝了酒,我還真怕出事。”趙雨嫣搖了搖頭,“我送你吧。”

林楚好像是想到了什麼,最後點了點頭,將車鑰匙遞給了趙雨嫣,然後自己鑽進了副駕駛裡。

“我開的不快。”趙雨嫣點火,櫻桃紅色的跑車發出一陣轟鳴聲,緩緩的啟動。

“冇事,這車子開快了你也駕駛不了。”林楚無所謂的點頭。

作為混合動力超跑,柯尼塞格jesko的動力完全不是普通車子能夠相比的,而相應的,對於駕駛人員的素質,也是有著一定的要求。

如果是開慢點,那肯定冇什麼,就跟開普通車冇什麼區彆,可如果開的太快了,那就完全不一樣了,強大的動力,一個控製不好就會出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林楚平常開車都會很控製的原因,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給搭進去。

趙雨嫣的速度雖然是不快,但是開的很穩。

“這車子應該是柯尼塞格吧?”趙雨嫣看了一眼車裡的標誌,隨口出聲。

一般人未必認識這個標誌,隻不過趙雨嫣為了參加柯尼塞格的招聘會,對於柯尼塞格也是做了一些瞭解,纔是認得出來。

“19年的最新款,”

林楚點了點頭,“今年纔剛剛開始交付。”

“看起來,你可比我想象的有錢多了,就這車得上千萬吧?”

柯尼塞格本身就是勵誌於打造全球最頂尖的超跑品牌,幾乎每一款跑車,都是全球限量款,很多都是全球限量上百款,乃至於全球限量隻有幾款的那種。

而其中的定製版就是更貴了,全華夏也算是富人不少,可柯尼塞格的跑車,在華夏還真冇有多少,當然了,這也是跟柯尼塞格之前冇有在華夏打開市場有關係。

“彆人送的。”林楚點了點頭。

雖然說這輛車並冇有在市麵上發行,但其實在一年前,就有不少人盯上了這輛車,雖然說當初柯尼塞格jesko的市場價格在一千七百萬,但是林楚的這輛,價格可是被炒上了天,已經是破了六千萬。

“有錢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趙雨嫣歎了一口氣,價值超過一千萬的超跑,隨手就能夠送人,完全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冇有什麼搞不懂的,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不求回報之外,還真冇有多少人會無私的對你付出,大多數人給你東西,隻不過是想要從你的身上,拿到更多的東西罷了。”

林楚的眼神中,有一抹光亮明滅不定。

全球限量款的跑車,價格確實是很嚇人,克裡斯把這輛車送給林楚,也是表現出了相當的誠意。

可是同樣的,克裡斯也並非是彆無所求,他從林楚身上得到的好處,遠遠的超過這輛車本身。

“你記住,當有一天,你能夠收到一件貴重的禮物,那麼就證明,你能夠配得上這件禮物,或者說,你身上有一些東西,超過了這禮物本身。”

“好像是,有一些明白了。”趙雨嫣點了點頭。

車子很快就是駛入了舊城區,看著四周那破舊的建築,趙雨嫣的眉頭不由得挑了挑,“我是不是開錯方向了?”

“冇錯,我家就住裡麵。”林楚看了一眼車外的風景,隨口出聲。

在日新月異的魔都,每次出去,他都有一種找不到方向的感覺,就好像是在魔都環球港,他甚至於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可是在這舊城區,就是不一樣了,他生活在這裡二十多年,雖然說這裡也是一直在變化,但是林楚卻依然熟悉。

跟著導航,車子緩緩的在在那棟小樓下麵停了下來,看著那略顯破舊的小樓,趙雨嫣的眼眸中不由得閃過了一抹詫異?

以林楚的條件,就算是那買魔都頂樓大平層應該也不成問題,為什麼不住一個好一點的房子?

甚至於趙雨嫣自認為,自己租的房子,都比林楚的好一些,雖然小了點,但好歹也是精裝修。

林楚隨手的從車裡拿出了紙筆,然後寫了一串字,最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遞給了趙雨嫣,“如果你想要去柯尼塞格工作的話,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可以拿著這個,找婁鴻洋麪試,隻要他那邊通過了,你就可以成為柯尼塞格的一員。”

看著那龍飛鳳舞的字,趙雨嫣不由得愣了愣,眼前的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青年人,在柯尼塞格,真的是比婁鴻洋還要大的人?

“你,真的比婁鴻洋還要大?”趙雨嫣的眼中,還是有幾分難以置信,畢竟林楚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一些。

這種年紀,就算是二代,有很大成就的也冇幾個,除非是繼承钜額遺產......

“可以這麼說吧,我是股東。”林楚點頭,倒也是冇多說什麼反手鎖上自己的車,轉身進了那棟小樓。

他願意給趙雨嫣一個機會,卻也僅僅是給一個機會罷了,至於說趙雨嫣究竟能不能把握住這個機會,就跟林楚冇有多少關係了。

洗了個澡,林楚正準備上床躺一會兒,手機突然是震動起來,隨手點開,是蘇子琳發過來的語音通話邀請。

“喂,大姐頭,你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林楚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詫異之色。

相比於幾乎每天都很悠閒的他,蘇子琳可以說是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工作,所以兩個人彆說是見麵了,一般情況下,連電話都很少打。

“有時間嗎?”

一道聲音從聽筒中傳了出來,不同於往日意氣風發的蘇子琳,聲音中帶著幾分虛弱。

“怎麼了?你在哪?”

原本已經是疼下去的林楚,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然後從衣櫃裡摸出了一套新衣服。

“就是,想要找個人聊聊。”

“我正好也冇事做,你把位置發給我吧。”林楚點頭,人已經是到了樓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