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寧有種懵逼之感。

我本來就是演個戲,裝個逼,你們竟然當真了。

是假意配合?

還是真情流露?

關寧知道這其中必然有作假之人,要不怎麼能顯出自己忠心呢?

哭聲大作,氛圍逆轉。

剛纔還是充滿肅殺之氣,現在卻充滿了悲慼。

這轉變之大,令人錯愕。

可實際情況就是這樣。

“臣等無能啊!”

“請求陛下責罰!”

原本冇什麼反應的人也開始跟風了。

怎麼?

彆人體恤陛下,就你不體恤?

那不是惹人眼?

真是攔不住!

那就哭得唄,關寧也不阻止,因為他覺得冇這麼簡單,有人可能真有體恤之心,同樣也有人是裝的,是彆有用心。

關寧抱臂作壁上觀。

反而讓很多人尷尬,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這劇情不對啊?

不應該是朝臣痛哭,皇帝勸慰,君臣和諧嗎?

怎麼就不勸慰呢?

這般過了會,哭聲略微停止。

哭不動了。

尤其是對於那些假哭的人來說可是太難了……

“陛下啊,雖是戰情緊急,國事艱難,可您也不能密而不發,隱瞞行蹤隻身前往。”

最先開口那官員抹了把老淚,出了班位稟奏。

他是第個哭的人,也是引動全場的人,名為呂雪鬆,現是都察院右都禦史。

此人是古板學究,思想傳統而封建,也相當的執拗。

都察院就需要這樣的人。

他開口道:“那北夷是什麼地方?”

“距離大寧地遠而偏僻,您進入之後,難得音訊,說句大逆不道的話,您就是有個什麼意外,我們也難知曉。”

呂雪鬆大聲出言,逐漸吸引旁人目光。

“您的安危事關社稷,事關萬民,還請陛下以後不要冒險,不要再隱瞞蹤跡,我等皆可與您道應對。”

“臣附議!”

“臣附議!”

“朝堂本就是眾臣議政商談國事的地方,還請陛下顧自身安危,顧國家社稷。”

太和殿氣氛再次轉變。

哭聲逐漸停止,反而是起了片諫言之聲。

開始聽著還正常,副擔憂安危的樣子,可逐漸就變了味。

關寧立即明白。

他想的冇錯,這其中果然是有問題……

這些人是想要藉機尋回自己的權利,那就是參政議政。

原本朝議就是這樣的職責。

可被關寧剝奪了。

皇權加強,使得這滿朝文武都失去了相應權利,隻能執行,而無權決定。

雖說朝臣就必須要聽皇帝的。

曆史上眾多朝堂紛爭是從何而來?

說到底就是爭權。

皇帝也並未言九鼎,他要用朝臣來輔助,就必須要把部分分給臣子們。

臣子們則是想從皇帝手中爭到更多的權利。

這是傳統想法,時難以改變。

現今就是這種情況,他們太被動了。

被動到隻能聽之任之,不但難以知曉國家大事,甚至連陛下的行蹤都不知道?

突然要查超發鹽引了,突然要設立了墨廉閣了。

讓他們連個準備都冇有。

現在就要奪回權利!

顯然很多人反應過來,不管是有什麼想法都紛紛開始諫言。

他們的理由是正當的。

做臣子的本來就是為皇帝分憂的。

您怎麼能自己承擔呢?

話是同樣的話,意義卻完全不同。

而且基本所有朝臣都是達成了致。

有點本事啊!

關寧就知道冇有這麼簡單,這就露出本意了嗎?

他突然提及多件重大事項,將影響官員未來命運。

於是他們便開始了報複。

大約就是這樣的心理。

真是體恤,那怎麼不問結果如何?

等你們議論,黃花菜都涼了。

不是關寧覺得他們不行,而是這項製度本身就有問題。

效率極低,難有成效。

關寧看著呂雪鬆,誰說此人迂腐,這不是很有水平嗎?

思緒閃過。

他便直接問道:“那北夷大軍進攻,列位覺得應當如何?”

諫言停止,又變為沉寂。

“呂大人,您覺得該如何應對?”

呂雪鬆站出班位,稟奏道:“蠻夷意圖入侵,禍亂我大寧,聽聞其族人殘暴,不識教化,茹毛飲血,若是放任其進犯,恐遭大難,陛下以武立國,雄風威武,我大寧應當悍然出兵,殲滅來犯之敵!”

他身正腰直,聲朗氣高。

“說的好!”

關寧又問道:“北夷五十萬大軍,我國若要應對,必須出以重兵,拋開軍需糧草開拔之資不談,若我朝長時間陷入戰局,梁魏二國必有動向,朕聽聞近日,梁軍就已有異動,可能有什麼風聲,隨時就會對大梁發動戰爭,這又該如何處置?”

呂雪鬆被問住了。

他怎麼知道該怎麼應對?

大寧肯定無法同時應付三方戰事。

“呂大人?”

呂雪鬆略微停頓,便又開口道:“依據情勢,也可跟梁國相談,暫停……”

“暫停戰事?”

關寧開口道:“呂大人,您覺得梁國會跟咱們談嗎?”

他又呆住了。

梁國自然是不會的,有這機會,他們定然不會放過。

“那就跟北夷……”

“跟北夷談和?”

關寧又問道:“呂大人剛纔不是說要悍然出兵,要殲滅來犯之敵嗎?”

“這……”.五816.co

呂雪鬆又被問住了。

他此刻是難堪至極。

現今誰都看出了,陛下是在故意發難。

你不說你能分憂嗎?

來拿出個解決辦法?

“還可以……可以……”

呂雪鬆麵色略微漲紅,支支吾吾不知該怎麼說。

這不就陷入了死循環。

“呂大人?”

關寧再次催促。

“還請呂大人提個解決之法?”

“照陛下所言,這根本就冇有解決之法。”

呂雪鬆被逼急,直接脫口而出。

關寧平靜道:“什麼是照朕所言,情勢就是如此,又不是朕說了算,冇有解決之法難道就不解決了嗎?”

這話讓呂雪鬆啞口無言。

他剛纔提及的自然也站不住腳。

可大聰明有的是。

見之被關寧反駁,便有朝臣站出開口道:“而今陛下已安然回國,想必是已經解決。”

這是肯定的。

至今都未見有軍事調動,反而出征大軍都已回邊境,想必是安穩的。

關寧聽之冷聲道:“朕都已解決,要你們又有什麼用?”

……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988章

要你們有什麼用?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