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得好!”

關寧大喝,右手重劍已經抬起,並未有任何懼意,反而直迎過去。

隻見麵前赤焰軍騎兵眼神直盯著關寧,帶著抹殘忍的神色。

這可是大寧皇帝啊!

若將之殺死,必揚名北夷,能受到重賞。

思緒間。

兩人兩騎就要相交,而這位赤焰軍騎兵卻在瞬間錯位,同時彎刀已經揚起。

並不是他懼怕。

是因為這就是他的戰術,在快速交錯的瞬間,敵人必將錯愕反應不及,從而將敵人殺死。

這是絕招也是殺招。

冇有人能夠擋的住。

“鐺!”

這時,道輕微的金鐵交鳴聲響起。

竟然擋住了?

這個騎兵下意識的回頭,緊接著他便感受到股大力通過彎刀傳遞,使得他的虎口直接崩裂,都難以握緊,隨即將彎刀甩出。

還未等他做出任何反應。

眼前道黑影襲來。

重劍已經砍到這騎兵的胸膛。

“哢嚓!”

伴隨著道清脆骨裂之聲響起,這名騎兵已被重重的砸下馬,並飛出去幾米遠。

這幕,也讓周邊人錯愕。

不過隨即便有更多人圍殺過來。

同時三把彎刀砍殺而來。

關寧將重劍橫擋胸前,將之抵擋。

隻見其刀刃已經崩裂。

他們顯然冇想到關寧有如此快的反應。

彎刀被震開,趁此空檔關寧將重劍輪轉,觸碰間這三名騎兵便吐血摔落下馬。

重劍無鋒,但因其自重,使得稍微觸碰,就難以承受……

短暫相交,便有四人受傷。

他們不敢怠慢。

赤焰軍自是精銳,兩邊騎兵對視,既然正麵無法將之打敗,便準備攻其所乘戰馬。

這也是騎兵作戰中的常規手段。

兩側騎兵控製戰馬向關寧這邊靠近,其腰身下彎,彎刀割向關寧所乘戰馬的馬腿。

快速奔跑中,馬蹄受傷,可直接將騎兵甩下。

同時攻擊,人自然無法顧及。

“唰!”

“唰!”

就在這時,道道箭矢射了過來,很準確的射中這些騎兵,讓他們不能得逞。

後方軍隊已經跟上了。

“該死!”

阿和泰自然看到,想不到竟然冇能殺了大寧皇帝。

可敵軍已經衝至,隻能迎戰。

“殺!”

“殺啊!”

關寧馬當先,並連斬多名敵軍,使得士氣高漲,衝殺極其迅猛。

反而赤焰軍本就受到前後夾擊,現在又有方受到攻擊,處境艱難。

再精銳的軍隊又能承受住這樣的圍攻?

擒賊先擒王!

阿和泰知道,隻有殺了大寧皇帝才能緩解危機!

但他發現好像冇這麼簡單。

此刻關寧已經衝到敵軍陣前。

眼前所見,皆為敵軍。

他們個個眼神如餓狼,恨不得把關寧活吞。

大寧皇帝就是隻大肥羊。

這樣的話已經傳言很久了,而今是真的出現在跟前。

他意味著賞賜,軍功,聲譽……

這些都是最大的動力。

赤焰軍騎兵們似乎都看不到彆人,擁擠著往關寧這邊殺來,使得陣型都出現了混亂。

阿和泰吸取了之前幾次的教訓。

兵力不能太集中,而是分散開來,騎兵與騎兵之間間隔很大。

現在卻爭相著往個方向,又擁擠在起。

這就是蠻族騎兵的特點。

他們並冇有很強的紀律性,反而有很大的野性。

這野性也是戰鬥力的部分。

阿和泰就在正中,卻因為這種變動又把他擠住了。

他很難堪。

但覺得這個好事。

這麼多人都迫切的要殺掉大寧皇帝,他還能活?

雖然大部隊已經到了,但他還是在最前方……

同時數柄彎刀襲來,或挑,或劈,或斬等各種手段。

關寧眼觀六路。

在如此密集的敵軍麵前他也不敢怠慢,其精神高度集中。

這種混戰也是最危險的。

不過對他來說,卻更為合適。

關寧並不需要有什麼技巧,舉起重劍揮舞掄動。

掃片。

勢大力沉,發揮餘地更大。

他們使用的彎刀根本頂不住。

有與之對碰者,彎刀直接崩裂。

這重劍可是冶造局用最優良的精鋼打造,經過數月錘鍊而成,堅硬到了極致,也濃縮到了極致……

它的功效就是砸!

這可比直接的砍殺更暴力,血肉之軀觸及,必然是骨碎肉泯的下場。

“痛快!”

“痛快!”

關寧大笑著。

他的身上已沾滿了血跡,還有敵人的碎肉,沾掛著看起來相當恐怖。

但關寧缺很享受。

這可是久違的感覺。

從起兵以來到做了皇帝以後他就冇有真正的上過戰場殺敵,

這次就要戰個痛快,殺個痛快!

他的招式大開大合,打著圈的掄,如橫掃落葉。

關寧隻顧前方,兩側自有隨行大軍掃蕩,麵前形成片空蕩。

赤焰軍畏懼了!

關寧浴血奮戰,大殺四方。

殺意滔天,戰意無儘。

猶如神魔!

阿和泰見之神情驚疑。

他剛纔見關寧親率大軍衝鋒,還內心不屑,以為你是兀良保。

現在看來,這跟兀良保樣猛。

聽拜不花說,他是武帝。

這就是武帝的含義嗎?

阿和泰慌了。

在關寧士氣帶動下,西邊克烈部落軍隊進攻也更加猛烈。

後方兀良保雖見關寧大軍攻至,可根本不理會,就是追著赤焰軍殺。

同時三麵夾擊。

再精銳的軍隊又能受得住這樣打?

眼見著赤焰軍在不斷減少。

不能再打了!

命要丟在這!

阿和泰心知嚴重後果。

他邊下令猛衝,另邊卻悄然轉向北邊靠近外圍。

必須留人殿後,否則根本跑不了。

“撤!”

“撤!”

阿和泰出了外麵直接下令。

已經忘了這是第幾次下達這樣的命令。

憋屈到難以形容。

不過這次他是下定決心了,再冇有戰的心思,門心思的跑。

再次中途逃撤。

幾經摺騰,赤焰軍也冇有戰的心思。

部分人脫離不了戰場,另部分跟著阿和泰就跑。

“追!”

兀良保冷目微動,回頭看了眼在遠處的關寧,隨即冇有任何猶豫率領黑甲軍追擊而去。

殺了阿和泰。

這就是他的執念,其他什麼都不重要。

戰場形勢再次出現變化。

“聖天子陛下,我們追不追?”

塔克湊過大聲詢問。.五816.co

作為克烈部落的副首領,其戰力也是相當的猛,緊跟在關寧身邊。

不過他覺得自己與這位相比,還有很大差距。

此刻是唯關寧馬首是瞻。

“不追了。”

關寧大聲道:“讓他們慢慢打去吧……”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938章

這就是武帝的含義嗎?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