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戰開始了!

兀良部黑甲軍,阿速特部赤焰軍。

這兩大軍種都是各自絕對的精銳,因而這戰鬥場麵也是相當的血腥殘暴!

明顯黑甲軍氣勢更足。

這是主將決定的。

兀良保凶悍無比,大刀揮舞之間,便有人頭滾滾。

麵前形成片真空。

而阿和泰想的卻是趕緊撤。

氣勢上就落了下乘。

在最前方的被動迎敵,在後方的不知情況往前衝。

騎兵冇有衝鋒距離,反而是用步兵的打法,徹底亂了套。

人擠人,馬擠馬。

阿和泰被擠住了,眼睜睜看著兀良保越發靠近。

“讓開,不要擋路!”

阿和泰想要逃離出去。

但現在太亂了,雖然他有護衛保護,但也不是時能夠做到。

相比較起來黑甲軍這邊更加穩定。

後方的軍隊已經脫離,並從側麵繞行準備衝鋒。

氣勢這玩意看不到摸不著,但卻是戰場上相當重要的,甚至能起到決定因素。

阿和泰明白。

跑是暫時跑不了了。

兀良保已經發狂了。

他的戾氣都被激發出來。

現在隻能死戰到底,要不連命都保不住!

“殺!”

阿和泰拔出了刀大喊著。

這倒是提了口氣,但依舊改變不了什麼。

主要是騎兵的優勢冇有發揮出來。

好在赤焰軍足夠精銳,並非雜牌可比,經過最初的雜亂後開始維持陣型。

反正誰也無法衝鋒,那就乾唄!

阿和泰可不敢像兀良保那樣衝戰,他邊大喊著,邊向外撤。

倒時也保持了個平衡,暫時還算安全。

廝殺喊聲衝破雲霄,血腥之氣瀰漫。

隻是片刻,交戰中心處就堆積滿了屍體,這也成為戰馬前進的阻礙。

精銳之師,就進行了這麼場冇有編排,毫無道理的戰鬥。

這樣更直接,也更血腥。

兀良保身上已經沾滿了血跡。

殺戮並不能消除他的怒火,反而更甚!

卑鄙無恥的傢夥!

阿和泰罵關寧的話,被兀良保直接複刻。

他竟然在跟敵軍開戰之際,對兀良部展開行動。

甚至還跟大寧皇帝勾結。

簡直是不可饒恕。

殺了他!

定要殺了他!

“殺!”

“殺!”

兀良保本身就是戾氣很重的人,現在是完完全全的被點燃!

在他的帶動下。

黑甲軍也受到感染,表現相當之凶悍。

赤焰軍顯出了頹勢。

阿和泰發現了這點。

他深知這樣下去不會有好結果。

關鍵是還有個大威脅。

不能硬拚。

還是要撤!

阿和泰又釋出了命令。

“且戰且退!”

這是箇中和性的命令,也是個恥辱的命令。

他也知道不斷改變命令是很危險的。

可冇有辦法。

是什麼讓他如此狼狽?

是那該死的大寧皇帝!

大好的局麵啊,怎麼就成了這樣?

阿和泰思緒翻飛。

他下意識的回想反思。

瞬間就得出了結論,隻有兩個字,那就是貪婪!

計劃是冇有問題的。

他最大的問題是,不該在乃蠻城大戰時,摒棄原本的想法,而想要把大寧皇帝俘虜。

若是老老實實的按照原計劃。

他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損失。

讓兀良保跟他們消耗不好麼?

可笑,他整天說彆人貪婪,自己卻深陷其中。

是大寧皇帝!

就是那個卑鄙無恥的人,才導致現在的惡果。

阿和泰心想著。

神情瞬間變得更加難看。

他看到南邊的緩坡上,出現了道道人影。

敵軍出現了!

那個卑鄙無恥的人出現了!

笑到最後的是大寧皇帝。

他們兩方血戰到起,這時大寧皇帝率部衝鋒而來。

不是最好的時機?

好嘛。

他跟兀良保可能都要交代到這裡……

“真是場大戲啊!”

關寧遠遠的看著。

不得不說這個視角很不錯,在高處的位置,能覽無餘。

打得可真夠激烈的。

騎兵就像步兵樣作戰,擁擠在起,相當的精彩。

關鍵是心理上的滿足感,這是最難得的。

太爽了!

幾經反轉阿和泰和兀良保終於還是走到了這步。

“聖天子陛下,我們不衝鋒嗎?”

克烈部落副首領塔克探著腦袋問著。

他也來了。

兀良保能跟阿和泰走到塊,塔克跟關寧自然也能聚集。

基本是同時追擊,越往後便合兵處。

塔克激動的身體亂顫。

他從未想過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都忍不住仰天大笑。

而這也是個絕佳的機會。

“不,不。”

關寧搖頭道:“他們打的正起勁,我們亂插手什麼?”

“可不能影響了。”

“不能影響?”

塔克開口道:“這可是把他們都消滅的機會啊!”

“冇那麼容易。”

關寧開口道:“我們的軍隊在追擊過程有未跟上的,現在兵力並不是太充足。”

“還有關鍵的點是,看他們現在打的不可開交,等我們衝鋒時,又致對外了怎麼辦?”

塔克點點頭。

這倒是有可能。

“他們打起來,對我們更有好處。”

關寧覺得阿和泰聯合他消滅兀良保的原因可能並不是那麼簡單。

太迫切了。

跟他聯合本身就是下下策,可阿和泰還是做了。

他猜想可能還有彆的事情。

那會是什麼?

以前他冇想過。

現在倒是有個大膽的想法。

阿和泰可能在他們出兵時,另有謀劃……

北夷真的要大亂了!

關寧無比確信這點。

這纔是他最想看的。

消滅了這兩人有什麼好處?

兀良保死了,還會有另外的北夷王。

甚至可能讓這兩個部落放下仇恨。

這是曆史規律。

留著這兩人更好。

他們會不停的打,不停的打,不斷消耗自身實力,不斷消耗北夷的整體實力。

這對他纔是最有利的。

打吧。

打的越猛越好。

關寧臉上帶著笑意。

安心做個看客不好嗎?

哪有比這還舒服的事情?

“真的不打?”

“不打。”

關寧開口道:“這才哪到哪,他們在這打完了,回到北夷還會繼續打,直到把對方消滅,而在這期間,我們就可大有作為!”

“記住我們的戰略目的。”

塔克微微怔,隨即問道:“掠奪?”

“對嘍。”

“我們是來掠奪的,不是來殺人的。”.五816.co

關寧淡笑道:“這個方向可不能變。”

這笑容讓塔克感覺到抹冷意,這位聖天子是惡魔嗎?

ps:多評論,多催更,養成好習慣。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93章

安心當個看客不好嗎?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