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此,在場的幾人相視眼,顯得並不意外,反而像是在等著這刻。

他們都跪了下來,等候宣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從來帝王之治天下,未嘗不以敬天法祖為首務,敬天法祖之實在柔遠能邇,休養蒼生,共四海之利為利,天下之心為心,保邦於未危、致治於未亂,夙夜孜孜,事必躬親,為久遠之國計,庶乎近之,今朕年屆六旬有五,在位四十三年,實賴天地宗社之默佑,非朕涼德之所至也……”

這是道傳位詔書。

本應在駕崩之後發出,但魏君知曉自己時日無多,為避免到時朝局動盪便提前宣佈。

實際上,人選早已定下,朝中文武大臣也皆知曉,隻差道詔書而已。

宋太平沉聲唸誦著。

前麵大多都是廢話,直至最後。

“雍王皇次子姬川,人品貴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繼朕登基,即皇帝位……”

“兒臣接旨!”

姬川上前。

至此,魏君建文帝退位,由其二子姬川承繼大統。

在場中幾位朝臣,包括三皇子,四皇子等人也並不無絲毫意外。

事實上,從兩年前開始,魏君就因身體緣故而退居幕後,朝政是由大皇子,姬承代理。

然其代理不到三月,便有件悲痛事情發生。

魏國大皇子突發疾病,氣儘而亡!

姬承自幼體質不佳,體弱多病,本以為不至於如此,但在代理政務後,日夜勞累,偶遭大難。

此事對魏君姬封打擊很大。

那時他就明白,自己到了退位的時候。

因他長期在位,自己兒子都過了青壯之年,纔有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事情發生,

在那之後,身體每況愈下。

大兒子病亡,他便讓次子上位,代理朝政。

這是姬封始終奉行的,嫡長子繼承製,若有意外,便順位繼承。

隻有這般,才能減弱內部爭端,他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後輩子嗣手足相殘。

不過在他直的教導之下,倒是相處融洽,也不存在什麼爭執。

這是他欣慰的地方。

長子的死讓他很是悲痛,可從實際說對國家是有好處的。

他直就很擔心其身體支撐不住,果然如此。

而且次子姬川更加適合做這皇帝,他比大兒子更受朝臣擁戴,自身才能也很強。

順位繼承也輪到他了,這冇有任何爭議……

姬封心想著,隨即看向了姬川。

“你起來,坐到這裡……”

他示意其來到床邊。

“梁武帝,元武帝,這兩位皇帝都是百年難遇的雄主,你與這兩位交鋒,可要當心,切記不可急躁,遇事要慢慢來。”

姬封握著姬川的手,語重心長的囑咐著。

他很清楚自己兒子,其優點和缺點同樣明顯。

姬川很聰慧,大局意識很強,唯的缺點就是急躁。

“你要多聽重宋太平等幾位大臣們的意見。”

“兒臣知道了!”

姬川眼眶發紅,沉聲道:“兒臣絕不會讓大魏在兒臣手中沉淪!”

“父皇直堅信這點,父皇相信你會是個雄主明君!”

他對自己的次子很滿意。

主政期間平定倭患,整頓吏治……他不是那種不思進取的皇帝,在大寧和梁國戰爭結束後,他言斷定,今後大寧纔是魏國大敵,主張跟大梁聯盟。

他還設關設卡,切斷兩國商貿,不再售賣給大寧粒糧食。

他還說戰爭不定隻是在戰場上軍隊的交鋒,還有多種形式。

他還把從南洋商人那裡得到的奢香通過商人秘密售賣到大寧。

那是種帶有迷幻性質,還有很大成癮性的種東西,能夠腐蝕人的意誌,麻痹人的思想。

在魏國的很多上層貴族就有吸食那玩意。

但被姬川很果斷的打擊禁止,並賣到大寧去……

魏國需要這樣位思路開明的君主,墨守成規是無法在這場大陸爭霸中勝出,甚至是存活。

姬封還想囑咐什麼?

可怎麼也想不起了。

應該是冇有了吧。

他又轉向了宋太平等人。

“你們定要儘心儘力輔佐新皇,不能有任何怠慢!”

“是陛下!”

宋太平等幾人皆是沉聲應著。

他們已經注意到,陛下的氣色越來越差,明顯是處於彌留之際。

有人已經小聲啜泣。

“還有你們,同樣要儘心儘力的輔佐你們的二哥!”

姬封又看向了姬鴻,姬維,姬朔幾兄弟。

“你們定要記住,對我們皇家來說,家就是國,國就是家,兄弟殘殺,親屬相爭,都會讓這個國家出現問題!”

“孩兒知曉。”

“我等定會儘力輔佐,不敢有任何僭越!”

幾人都跪著應聲。

“還有你……”

姬封再次轉向了姬川。

“做皇帝要有容人之量,若連自己的兄弟都容不下,又怎麼能容得了天下?”

姬封開口道:“朕在位時,隻給你跟你大哥封了王,你弟弟們都冇有封,你明白是什麼意思吧?”

“明白。”

姬川知道,這是父皇為了讓他顯示恩典,來贏得兄弟們的支援。

這是姬家皇室的傳統。

以前他覺得這樣挺好,冇有那麼多爭端。

可現在他想法變了。

大寧王朝的新政改革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就是要消除這些積弊。

就連隆景帝蕭成道都懂得削藩,可他魏國還在繼續封分。

如何能使弟兄們和睦,就是要碗水端平。

如何能讓他們支援自己,就是要顯示隆恩。

封王是定的,但封地還不能差了。

魏家皇室為了維護這個所謂的家族和睦,付出太多了,也積弊太多了。

彆說是懲處了,都要供養著。

可元武帝呢?

連親舅舅都說殺就殺!

“那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姬封又問了遍。

“孩兒……知道。”

姬川應著,但內心完全不是這麼想的。

他現在做什麼都不由自主的想到元武帝的所作所為。

“嗯。”

姬封滿意的點頭。

隨即他轉向了姬蕊。

“為父可安心的走,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的女兒!”

他眼神中充滿著慈愛。

他隻有這麼個女兒,也是老來得女。

他已經六十五,女兒才二十歲。.五816.co

“父皇。”

姬蕊跪到其麵前,其眼眶泛紅,明眸中有清淚掉落,

“父皇,女兒決定了,我嫁到梁國去……”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8章

家就是國,國就是家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