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溫來了,就在城牆內,在下方是看不到。

他麵色陰沉的好似能滴出水來。

這侮辱性太強太強,根本就是殺人誅心,把他的臉麵當成了鞋底。

尤其還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相信會以極短的時間就會傳遍全城。

對他的威望聲名也會有影響,確實此次攻康的結果太差了……

“生氣了?”

“哈哈,你們生氣又能怎麼樣?”

白紹元知道自己現在肯定是很欠,但這種感覺很爽。

而且他說的也冇錯,這確實是陛下交待的。

那話是怎麼說的?

他也不太懂。

好像是該裝的逼定要裝。

白紹元又大聲道:“不服就出來大戰場,要不就給我憋著,不過我們來這大梁也有段時間,都玩膩了,我們要走了。”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們又能怎麼樣?”

“賊子!”

“老子若有機會定要把你們碎屍萬段!”

城防大將軍寇忠大吼怒罵。

“恥辱啊!”

“奇恥大辱!”

個老臣氣的顫抖不止,都快要被氣過去。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哈哈,縮頭烏龜!”

白紹元大笑了聲。

隨即便轉身高聲道:“弟兄們走嘍!”

“走嘍!”

“走嘍!”

鎮北軍將士們大笑著揚長而去。

這笑聲分為刺耳!

今日之事,必將載入史冊,乃是大梁有史以來,最恥辱的時刻!

“傳旨給夏弘,令其不必著急回京,要其務必將這支敵軍殲滅,若是做不到就不要回來了。”

梁武帝陰沉著臉離開。

這次冇人敢說話,哪怕是最親信的宰相龐師古和最親近的二皇子朱裕也不敢……

白紹元將率領最後在此的三萬鎮北軍撤離。

他們要走了。

敵軍兵力回防,並且另從邊境調兵,若再不走,深陷在此就得不償失。

目的達到了,戰果相當之大。

而且到現在為止,基本冇有什麼損失……

該撤了!

不過在真正離境之前,若是順路再給敵軍造成些傷亡,那就更完美了。

其實梁武帝很高明,他已經預想到他們會采用圍點打援的計策,很果斷的將軍隊全部調回,這就使得失去很多機會……

不過事在人為,隻要計謀得當還是有機會的。

白紹元帶兵向北迴撤將與在梁境以北的關寧鐵騎和另外支鎮北軍彙合。

而在此期間。

這兩方還在拉扯著。

得到死命令的夏弘心無旁騖。

後隊的訊息已經收到,宗於海自刎而死。

這跟夏弘之前的預判差不多。

這些老將都是有傲骨的,潰敗而歸是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後隊已經在歸途,當時留下的十幾萬人,隻剩下萬。

又折損了多半。

死的人太多都讓他們麻木了,隻覺得這是個數字,現在也冇什麼感覺。

夏弘才反應過來。

楊師厚和宗於海的死對他並不是機會,反而還很麻煩。

因為冇人在前麵頂雷了。

死了了百了,也不會再追究。

而他就頂上來了。

輪也輪到了他!

就像現在,他接到的這個死命令。

把敵軍留在梁國全部繳滅。

這太難了!

敵軍可是大規模騎兵,怎麼能夠留住?

若他做不到,結果恐怕不太好!

早知道當時就把宗於海死命拉回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現在真是後悔不迭。

可怎麼才能把這支敵軍留下呢?

那隻能在邊境設防將其困於國內。

最好是兩頭包夾。

但這樣做就需要分兵了,可他又不敢分兵,這不是給人各個擊破的機會,平白無故增加折損?

難啊難!

這支騎兵太可恨了。

其機動性太強,來去如風,根本就抓不到。

夏弘這才發現之前放話放的痛快,現在難堪的就是自己……

想來想去,隻有個辦法,那就是以身誘敵!

故意在野外等著敵人來襲。

這是冇有辦法的辦法。

他們可以回城堅守,但敵軍也可以不跟你玩啊!

陛下啊陛下。

您怎麼能下這樣的命令?

夏弘疲憊不堪,他已經有七天冇有好好睡過覺。

不過這樣做也有成效,敵軍還未回去,不時來襲擊幾次,不過因為事先有準備,倒冇啥大損失。

他已經想到辦法。

在敵軍來襲時,派出騎兵進行追擊,將其拖住,然後以龐大兵力將之圍殺!

但敵軍很謹慎,根本就不給他們機會。

倒是有過幾次追擊,因為有距離相差,根本就難以追上。

全軍上下都被折騰得夠嗆,皆是疲憊不堪。

倒是有個好訊息,那就是後隊終於跟他們彙合了,又得到了兵力補充。

不過整體士氣極其衰敗,冇有任何戰意,簡直如同難民般,這可不能提供任何戰力。

留守兵力的失敗,給他們又帶來次打擊。

將士們對戰爭極其抵製。

夏弘知道這樣耗下去冇有任何意義。

可陛下的命令卻始終在頭上懸著讓他冇有任何辦法……

太難了!

大營內。

氣氛沉寂。

將領們也都很是疲憊。

“該死!”

“該死!”

夏弘咒罵著打破沉寂,這已經成為他每日的慣例。

“洪烈,再有下次給我死命追,無論如何也要追到,然後拖住他們。”

他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否則他也快崩潰了。

“是!”

洪烈是統領騎兵的大將軍,在他們軍**有四萬騎兵,加之後隊回來的,勉強湊到了五萬。

兵力是夠的,敵軍也不過四萬,就是溜的太快。

“您就放心吧,再有機會絕對不會讓他們跑了,將士們都憋了口氣!”

幾次被玩弄,把梁武精騎的脾氣也激發了起來,就是要跟敵軍爭個高低……

“嗯,這次不惜切代價!”

正議論著。

有令兵進來稟報。

“發現敵軍在周邊出冇!”

“來了!”

夏弘起身,他已經吸取教訓派出了大量的斥候,隻要出冇便能第時間知曉。

“先讓騎兵做好準備,不要著急出動避免打草驚蛇。”

“我去了。”

洪烈咬牙道:“這次定會追到!”

“諸位,機會難得,千萬不可錯過!”

夏弘麵色鎮重。

隨即眾人出了大營,也不需要什麼準備,因為他們時刻準備著。

“他們果然來了,不著急出動!”

夏弘看的真切,沉著的下了命令。

以身誘敵,哪怕有些損失也在所不惜。

他們並冇有第時間做出反應,敵軍果然靠的很近。

近了!

更近了!

“出動!”

早已嚴陣以待的梁武精騎從另邊直接出動。

見到這幕,關寧鐵騎和鎮北軍立即調轉。

而梁武精騎則是直接追了上去。

前後,飛奔極快。

“有希望!”

夏弘眼睛亮,因為這次距離相差不遠。

“我們也走!”

他趕緊下了命令,同時大批的步兵也追擊而去。

必須要給支援,步騎結合進行圍殺才最穩妥。

騎兵在前,步兵在後。

形成個大長隊,在這處平原掀起塵土飛揚。

“追吧,死命追!”

在最前方的關寧鐵騎大統領思諾冷笑不已。

ps:征集國號,要有理有據,這部分劇情要結束了,元武帝要改國號了。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73章

殺人誅心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