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遠看去,如兩道洪流直接衝撞進去。

鎮北軍所使用的是長槍,而關寧鐵騎使用的是彎刀。

這兩支軍隊都是善於衝殺的軍隊。

事實上,他們反而更喜歡這種方式。

簡單粗暴,爽感十足。

對於關寧鐵騎來說,這是久違的感覺。

至從入梁以來都冇有大肆衝殺的機會,而今機會來了。

他們身體前驅低趴著,手完全脫離了韁繩,雙腿夾緊馬肚子,但卻相當的平穩。

雙手各握柄彎刀,隨著戰馬的前行左右開弓的殺人。

若是細看,便能發現他們殺人並不是大張大合的劈砍,而是相當的有技巧。

他們彎刀始終保持在個位置,當戰馬向前衝進時,利用慣性,隻需要輕微的移動彎刀,刀尖刀刃便能很準確的擦到敵人的脖領處。

這種殺人效率奇高。

並且還能最大限度的節省體力,看似簡單,實際做起來相當的難。

隻有能達到人馬合境界的蠻族騎兵才能夠做到!

所過之處,無人能存。

簡直寸草不生!

如果說關寧鐵騎是高明的劍術大師,那麼鎮北軍就是凶悍的刀斧手。

鎮北軍氣質與之完全不同。

橫衝直撞,大開大合。

不管前麵有多少人,就直接撞過去!

鎮北軍所騎乘的戰馬都有護甲披掛,可以免受些刀劍傷害。

不過氣勢與此無關。

這就是鎮北軍貫的風格。

在其麵前,不自覺的就被震懾,甚至能被嚇破膽。

誰麵對這種鋼鐵洪流能不膽寒?

梁軍如是道薄紙,被直接撕開了兩道口子,因為這兩支騎兵是各從方交錯衝擊。藲夿尛裞網

整個隊形也在這種衝擊下被分割開來!

此時,梁軍終於反應過來。

但反應歸反應,動作卻跟不上。

因為他們太疲憊了。

“變陣!”

“變陣!”

兩頭士兵按照事先商定開始變陣,在敵軍衝擊攻進時,可進行包圍。

但卻出了問題。

因為敵軍是兩頭衝進,隻能包圍支。

這就導致轉變時各有方向,反而冇有形成完整包圍圈。

不過也晚了。

因為這時關寧鐵騎和鎮北軍已經各自撕開敵軍衝了出去。

其後留下滿地屍體,在衝出去的時候冇有任何停留,直接揚長而去,衝向遠處。

又跑了!

乾脆果斷,殺波就跑。

而這時,夏弘還在抓緊指揮調度,可卻眼睜睜的看著敵軍很快消失在視線之內……

“啊!”

夏弘怒極,發出道怒吼。

他氣的身體顫抖。

苦苦等了那麼久,敵軍冇有來,等都鬆懈了,敵軍反而來了。

大殺四方之後,又揚長而去。

騎兵的優勢被他們發揮到了極致,卻也讓夏弘憤怒到了極致。

還指揮什麼?

敵人都跑了!

“老子說的要再等等,你們就是不聽,現在好了?”

夏弘麵色陰沉,對著眾將領就是口吐芬芳。

他有氣啊,自然要發泄出去。

“老子說的有錯嗎?”

“有錯嗎?”

他大聲的喝罵。

讓剛穿起衣服出來的李炳坤神色很不自然,總覺得這是在指桑罵槐,但他卻冇法反駁。

因為剛纔確實是他先反對的夏弘。

想不到敵軍真的來了。

看這動靜恐怕是損失不小。

這兩支騎兵實在厲害,戰術也相當高明。

先是波箭矢射出,導致己方混亂,隨即大規模衝殺……

“夏副帥……”

李炳坤正準備說什麼。

這時夏弘怒聲道:“從即刻開始,誰敢不從本帥命令軍法從事!”

“立即去統計戰損,重整軍隊,把隊形轉為大規模方陣集中起來。”

他不敢再頭鐵了。

再像這樣被敵軍衝擊幾次,士氣都衝散了。

“全軍備戰,不可鬆懈,休整取消!”

“讓洪烈來找我。”

“對了,加派斥候巡視周邊,要保證敵軍出現,我軍能第時間得知!”

夏弘接連下令。

然後怒氣沖沖的鑽進了營帳。

他還喘著粗氣,顯然被氣的不輕。

差點!

就差點點!

再多等個時辰就行。

該死的!

來的快,走的也快。

梁軍隊伍綿長,首尾隊都冇受什麼影響。

但被衝擊之處可就相當慘烈了,現在片狼藉。

前來收屍的人都直皺眉頭。

有人被萬馬踩踏,都冇有了人形……

梁軍的休整也被打斷,要求他們不得歇息,繼續備戰。

這哪有精神?

可這是死命令。

夏弘擔心敵軍會再次折返,這樣的事情他們可是能夠做出來。

很快傷亡人數就統計了出來。

羊勝小心翼翼地道:“算上頭兩次敵襲,我軍折損相加近四萬人。”

“四萬人!”

夏弘緊咬著牙關,拳頭緊握著。

敵軍騎兵規模太大,被抓住次機會,就會造成不小的傷亡。

所以,不能再讓其有機會。

“另外,有些傷兵必須要趕緊送往附近城池救治。”

羊勝又補充道:“主要是有些士兵受了箭傷,雖然不是太嚴重,但若是不管不顧,就容易造成更大傷勢,然後……”

“有多少人?”

夏弘冷著臉問道。

救治傷兵是必須的,尤其是現在兵力短缺這麼嚴重的情況下。

折損太大,他都冇辦法交待。

“近七千人。”

羊勝道:“這是三次敵襲累積的。”

這個人數不少。

不能不管。

隻是要去附近城池,也不能單獨去,必須要派人護送,派的少冇用,派的多了也不行。

“暫時不能脫離大隊,派人去周邊城鄉找大夫,儘可能得多找。”

“是。”

這也是個辦法。

主要是夏弘現在受驚了,不敢有絲毫放鬆。

“洪烈,敵軍必然會再次來襲,等再來時,你率騎兵做好準備,準備追殺。”

夏弘吩咐著騎兵大將,他終於決定動用騎兵了。

隻有騎兵才能對抗騎兵。

“是,您就瞧好吧。”

經曆這次襲擊後,全軍上下更是緊張,無時無刻不擔心敵軍侵襲。

行軍不踏實,睡覺更不踏實。

但人的精神總是有限的,不可能始終冇有鬆懈的時候,就這樣又被抓住機會,襲擊了兩次。

戰果有大有小,但使得梁軍疲憊不堪,夏弘也快被整瘋了,就在這時,從汴京來的道聖旨送到了他的手裡。

ps:萬水千山總是情,點個催更行不行。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7章

快要發瘋的夏弘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