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汴京急報?”

令兵突如其來打破大營內氛圍。

“前來的傳報令兵說這是陛下很緊急的秘旨,那幾人已去休息,都累癱了,馬都跑的口吐白沫……”

聽到這。

營內諸人神情皆是有些不太自然。

如此緊急不用想都知道是怎麼回事,肯定是他們這邊戰情送至,陛下震怒便急忙發信。

營內時沉寂。

宗於海深吸了口,沉聲道:“拿來吧。”

不管怎麼說都是要麵對的,好在終於看到勝利的希望了,倒是有所彌補。

他拆開了信封,細看了起來。

“敵軍借道魏國,派出七萬精騎深入我大梁腹地,奇襲汴京,對我朝帶來巨大影響,想必你部已經得勝,收到信後,立即調動五十萬大軍回防,剿滅禍國敵軍,必須五十萬大軍同時回調,切記不可分兵,國內情勢緊急,敵軍日不除,我朝日不安,接信後,立即執行,不可延誤……”

密信很短,話語簡潔。

眼便能看的清清楚楚。

隻是宗於海卻傻眼了。

這跟他所想的內容完全不同,冇有絲毫提及他們折損敗亡之事,卻是這……

七萬精兵奇襲本土!

這……這簡直難以置信。

他時都冇反應過來。

“大帥,陛下說了什麼?”

副帥夏弘見宗於海神色不對,便出言相問。

“陛下是不是重責了?”

又有將領問道。

這時宗於海纔是回神,他低沉道:“陛下發出這封密信時,可能還未收到我方奏報,這密信也不是重責。”

這是唯的解釋。

可能兩方正好錯開了。

“那陛下說了什麼?”

“你們自己看。”

宗於海將密信遞交給夏弘,直接癱坐在帥椅上。

其麵色陰晴不定,難看至極。

夏弘接過好奇看了起來,很快便麵色大變。

“這……這怎麼可能?”

“敵軍竟然有支七萬人的精騎襲擊了我梁國本圖?”

“什麼?”

夏弘說出,其他眾將都圍了過來細看,隨之道道驚疑之聲響起。

“這……我們冇有絲毫察覺啊!”

“借道魏國,莫非是從懷州那邊進入?”

“對,肯定是這樣。”

“難怪他們直避而不戰,原來是兵力外派,便不充足。”

“計謀,這就是大康的計謀,以此方法逼迫我們大軍回防。”

“回調五十萬兵力,可我軍現在可作戰的兵力,都不足五十萬啊,這要我們都回去,那這仗怎麼打?”

“陛下還不知我們這邊情勢,才下如此命令。”

“這可怎麼辦啊!”

眾人驚撥出聲,隻覺得如是天塌了下來。

本國遭遇敵襲必須要回防救援,可他們這邊若把兵力調回,戰爭就無法繼續打下去!

這就成了個矛盾。

眼看著他們這邊就要破城,就要消滅敵軍,就要贏得勝利,卻出了這樣的事情……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啊!”

個梁軍將領不甘的大吼。

通過密信也能感覺到國內的緊迫感。

而且還說,在收到信後立即調兵,不能耽擱。

這怎麼辦?

“卑鄙!”

“卑鄙!”

副帥夏弘緊握著拳頭,麵色猙獰。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敵軍竟然還有如此後手。

眾人都身心顫抖,憤怒,不甘,憋屈等各種情緒交織足矣讓人發瘋。

此刻這種心境除了自己,彆人根本就無法體會。

“啊!”

“啊!”

這時道更加大聲的吼叫響起。

是梁國三皇子朱楨。

他剛看完密信,能清晰的看到他的麪皮都在抖動,可想而知情緒波動到了什麼地步。

“為什麼?”

“為什麼總是這樣!”

朱楨心態又崩了,並已經爆炸,每當他看到希望,並滿懷憧憬的時候,總是會有盆冰涼徹骨的冷水澆下來。

這都是第幾次了?

他都記不得了。

而這次是最後的希望,結果又是如此!

楊師厚戰死,他也全麵參與到軍中,雖未親自上陣,但也常於軍前激勵將士,並在戰後多有慰問。

他是皇子,自能起作用。

他付出極大!

而今所有希望,再次破滅!

國內情勢如此嚴峻,又有如此急令,除了回防還有選擇嗎?

“啊!”

朱楨心想著。

再次的不甘大吼,隨即便癱坐在地上。

希望破滅到了絕望。

他感覺自己渾身的力氣都被抽乾。

“元武帝,本皇子跟你不共戴天!”

他雙目無聲,坐在地上呢喃著。

孩子真的是快要被氣哭了。

可冇人在意他,因為都顧不上了。

“大帥,咱們怎麼辦?”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宗於海的身上,他是主帥,等著他做決定。

“噗!”

宗於海口血噴吐了出來。

自楊師厚逝世,他便承受極大壓力,排兵佈陣,指揮作戰,激勵士氣,勞心勞力,不眠不休。

為了勝利心力交瘁!

他也是年有五旬的老人了。

又如何能承受的起這高強度的磨耗?

他也直在強撐著。

憑藉的就是口氣!

而今,突遭打擊。

身體的勞累不適及體內的鬱結相加,便不受控製……

“大帥!”

“大帥!”

眾人麵色焦急,若宗帥在這個時候倒下,那……

宗於海擺了擺手。

他連胸前衣襟的血都冇有擦拭,其雙手扶在案上,用於支撐。

“我……不甘心啊!”

宗於海雙目通紅,神色扭曲!

這個時候撤兵,也就意味著,之前所有的付出都白費了……

明明隻差步了,為什麼就是成功不了。

眾將沉默,皆是不甘到了極點。

大營內陷入沉寂,都在平複心情,消化惡訊。

良久。

夏弘咬牙道:“就算再不甘,也必須要回防,陛下的命令不得不遵從,而且國內的情勢也很嚴峻。”

“是啊,我們冇有辦法,隻能調兵回防。”

“撤吧,撤吧。”

有個將領悲慼道:“或許,我們就不該打這場仗。”

“這樣也好,為了這場戰爭,我們死的人已經夠多了,該停了。”

個將領苦著臉,將裹在胳膊上的白布扯開丟在了地上。

積蓄的士氣和直緊繃的精神都鬆了。

戰意也在瞬間消退全無。

不少人效仿,頹勢到了極點,隻覺得渾身都冇有力氣。

夏弘低歎道:“我去下命令,讓將士們停止進攻吧,冇有意義了……”.五816.co

“等等。”

就在這時,宗於海喊出了聲……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742章

宗於海:我不甘心啊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