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陽河平原南麵,梁**隊已經集結起來,他們早就派出探子時刻探報,因而也是提早做出準備。

二十餘萬大軍集結在此,如大片烏雲壓了下來,眼看不到邊界,整個場麵蔚為壯觀。

在這種規模的戰場,任何人都會不由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個人太微不足道了。

梁**隊已做好了準備,提前排兵佈陣。

關寧能夠理解,這樣規模的大軍,必須要提前組織調度,等臨戰時再做安排肯定來不及。

而看樣子他們已經等了不短的時間,由此也可以看出梁軍對於此戰的重視,畢竟是關係著梁國爭霸天下的大計。

不過這樣是對關寧有優勢的。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天氣。

將士們長久駐立而不活動,因天氣寒冷,必然身體僵硬,早已凍的夠嗆。

這對接下來的攻戰是不利的。

而他這邊的軍隊則不然,因行軍趕路,到這時肢體已經活動開,身體也有暖意。

在戰場上,細微的差距可能都會影響全域性

列隊!

關寧下了命令。

大軍繼續進入,雖然人多但秩序井然。

兵力越多,指揮調度也越難。

並不是說,我軍令下達,擁而上就行。

那不是軍隊,那是烏合之眾。.五816.co

根據實際情況排兵佈陣,步兵,騎兵,弓弩手,戈兵,戟兵,車兵等多兵種配合作戰,才能發揮出最大戰力。

為了更好的指揮下達命令,關寧將各軍重新編排,專門安排數千人傳遞帥令,另又設置多種旗語鼓聲等,早已做足訓練保證萬無失

對於這戰,關寧也格外重視。

傳令,讓龐青雲做好準備,敵軍可能不會給我們準備的時間。

關寧下達了命令。

大軍進場需要時間,他猜想梁軍可能會立即發起進攻,這樣可以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這是正式的大戰,而不是小孩過家家。

梁軍大帥是楊奇正。

對於此人關寧有些瞭解,此人相當厲害。

其實判斷個指揮者是否精明有個關鍵的因素,那就是能否甘心失敗。

每個人都有種賭徒心理,當他預定的目標冇有實現,或者正要實現時卻遇到了阻礙,那他就會很不甘心,這樣就影響了主觀判斷。

楊奇正就不是這樣的人。

幾年前魏梁二國聯盟進攻大康,當時魏國遭受重創,梁國取得大捷,本來還能繼續打下去。

時任梁軍大帥的楊奇正很果斷的停戰了,反而還重新跟大康交好,甚至他還孤身人出現敵營,隻為見自己麵。

當時給關寧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這不是個簡單的對手

關寧這邊已經在提防了。

他必須要事先想好所有應對之法。

而此刻。

在梁軍陣營中的楊奇正卻在忍不住的咒罵。

這該死的天氣!

他是儒家出身涵養極好,此刻也有些忍受不住。

太冷了!

他披了件羊毛大衣都還能感覺到滲骨的冷意。

從大陸版圖上來看,大康在最北方,梁國在西南方,冬天自然是冇有大康冷的,因此很不適應這種天氣

是太冷了。

梁軍副將夏侯開口道:不過雖然麵對寒冷天氣,可我軍將士依舊在堅持,不曾有絲毫動彈混亂,這就體現出了我軍的精銳。

軍容軍貌整齊劃,不管麵臨何種境地都巍然不動。

這確實體現出了軍隊的精銳程度,可在這樣的天氣下並不是好事。

楊奇正看著將台周邊的士兵們,起初他們還因冷凍而發抖,現在連抖都不抖了。

這說明什麼?

凍僵了!

大軍是集結的有些太早了吧,將士們等候的時間太長,千算萬算忽略了氣候因素,可這也不受控製。

關寧大軍比預料時間來的稍晚了些,難道他是故意的?

有這個可能?

鎮北軍直處於北方,自然是適應了這種天氣。

而他們梁軍卻不行。

楊奇正麵色凝重,不能再等了,必須要儘快的活動開。

傳令,擊戰鼓。

大帥,敵軍還冇有準備好,咱們是不是?

兩軍對壘,應當是各自準備好之後再行對戰。

而現在楊奇正就要發起進攻。

我們準備充分,他們匆忙應戰,這種進攻機會怎麼能錯過?

楊奇正開口道:戰場上難道還要講什麼仁義道德?

明白了。

擊鼓!

擊鼓!

帥台四周的戰鼓開始敲響,同時陣營內各處的戰鼓也緊跟著響徹,瀰漫全場。

沉寂的戰場立即不同。

這戰鼓聲也讓梁軍將士們心頭亮。

終於要開始了!

天氣太冷,他們早就等不及想要活動番,但因軍令嚴格不敢亂動,此刻感覺身體都凍僵而麻木。

在這刻,鼓點聲陡然變換。

在中路隊列前的士兵們迅速響應,這些士兵們個個身材高大魁梧,他們就是重裝騎兵的戰士。

因戰甲厚重獨自人根本無法完成掛甲,因而每個重裝騎兵都有五到七個不等的隨行雇從輔助。

他們顯然是常做此事,每人分工明確,有為戰馬掛甲,有為士兵掛甲。

行動迅速,配合默契。

整個過程相當的快,隻用很短暫的時間就完成了操作。

重裝騎兵負重太大,隻有在戰前纔會披掛重甲,之後會有旁人扶之上馬。

但這還冇有結束,在排列齊整之後,身邊雇從用皮索相連,使得三人成伍,形成個作戰單位。

五千重裝騎兵已經準備完成,成為大名鼎鼎的鐵浮屠!

浮屠是佛語中鐵塔的意思,在戰場上他們就是橫衝直撞的鐵塔!

每列橫隊之間要保持數十個馬身,這樣可以保證後麵的馬不會因為無法停住而撞擊到前隊,造成不必要的損傷。

這樣來要鋪開五千重裝甲騎兵就需要很大的戰場麵積。

因而楊奇正纔會把戰場選在陽河平原,這裡將會是最合適的戰場。

在重裝騎兵左右側翼,各有兩萬輕騎兵,可以充分利用其高度的機動性、以及集團衝鋒時所產生的巨大沖擊力,用以對敵軍迂迴包抄,而後突擊。

同時他們也擔負起保護鐵浮屠兩翼不被敵人靠近。

這就是全部戰術,也是梁國經過無數次試驗得來的最強戰術,攻堅起來無往不利,無人能敵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44章

重裝騎兵,鐵浮屠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