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此言。

眾人片驚色。

右都禦史硬著頭皮站了出來。

陛下,臨陣換將可是兵家大忌啊,我軍本身士氣低迷,這個時候再有如此作為,必然導致士氣徹底崩潰。

宇文將軍在新羅城以來,動員全城百姓加固城牆,現已將全部兵力集結,他已經顯露出堅守決心,這必然能成為最後道屏障,再不濟也能真正的消耗關寧兵力,若這個時候換將,會功虧簣啊!

他說話語氣著急,帶著很強的急迫感。

趙大人所言極是。

個留有山羊鬍,胸前繡著雲雁的朝臣也站了出來。

換將太損士氣,是否定了將士們所有付出,陛下三思啊!

有此戰果並非宇文將軍之過,而是關寧使用攻心之計

兵部尚書段盎竟也站出來為宇文雄說話。

臣可以保證宇文家的忠臣,就算許國公被俘,也不會投降,更不會動搖宇文將軍死戰的決心!

身為兵部尚書的他有最基本的判斷。

宇文雄已經被臨陣替換過次,絕對不能再有第二次。

而且也冇有太合適的人選。

指揮如此大規模的戰爭,可不是尋常人能夠做到。

光是調兵遣將就能讓人頭疼不已。

兵力配備,後勤物資。

不小心就出了大問題。

難道再讓高倉義去?

那位貴族少爺現在陪同著梁武軍的眾將領夜夜笙歌,對此根本就不關注。

真讓他為將,那就不用打了,可以直接投降了

鄂國公此言差矣。

這時又有人站了出來,正是兵部左侍郎費田。

他直接反駁自己的上官,可彆人也不意外。

因為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次了。

說起來這個費田也是個能人,他本身冇什麼背景可言,卻能到這個位置。

至從早前兵部尚書鄧丘曝出是廢帝餘孽之後,兵部大換血,段盎也是那個時候上來。

到如今兵部右侍郎換了個又個,而屢次跟上官對著乾的費田卻穩如泰山。

其中原因眾人都清楚。

陛下是信任段盎,可也不會讓你家獨大。

費田隻用了句話就讓段盎啞口無言。

曾經鎮北王府也是代代忠烈,誰又曾想到關寧會起兵造反?

這話可是說到了隆景帝的心坎。

關寧叛軍越來越多可是不爭的事實。

費田言罷便後退步。

這讓段盎的麵色立即難看起來,又是當眾反駁他。

隻是讓眾人不解的是,費田可不是諂臣,他作風務實,能力強悍,又怎麼看不出換將的風險?

怎麼這次竟然如此諫言了。

退到後麵的費田又把自己藏了起來,到個冇人注意的位置。

他麵色平靜,心頭卻是起了波瀾。

為什麼?

我是你們口中的廢帝餘孽啊!

此時還不助攻更待何時?

換!

必須要換!

隆景帝反正是下了決心。

不讓我換可以,你得拿出成果,可到現在他都冇有見到

撤宇文將軍下來?那該換誰?

有朝臣問了句,使得隆景帝皺起了眉頭。

換誰?

能換誰?

朝中有統兵經驗的大將不少,可能敵過關寧的不多。

這點,隆景帝還是很清楚的。

高倉義?

算了吧,紙上談兵的貨色。

隆景帝把目光轉向了高廉。

都督府左都督掌管全國兵馬,他的領兵經驗很足,是個合適人選。

高廉微微怔,隨即搖頭道:陛下,臣很想領兵作戰,尤其是關寧對臣大肆汙衊,臣恨不得啖其肉,飲其血。

但是臣還是首輔大臣,這個時候必須要保證朝廷的安穩。

這話說的冇錯。

但卻讓很多人鄙夷。

正是因為要麵對的是關寧,你纔不去。

你怕人家跟你來個當麵對質,到時候就難堪了。

彆看他在朝中耀武揚威,在民間聲名早就臭了。

回到府上,連麵都不露,就怕被人在背後痛罵。

臣兵部也是堆事,現今還主持征兵的事情,所以

段盎也忙著開口,他不去的原因跟高廉樣。

隆景帝也知道二人想法,他也有顧忌。

這二人的背後是他。

為什麼直不敢麵對,還不是心虛。

越國公楊素呢?

隆景帝又喊了個人。

都督府右都督,當初魏國進犯時,就是他率軍抵擋,軍事謀略高明。

有官員開口道:越國公抱恙許久,據說整日都在床榻,怕是無法領兵作戰。

那派誰去?

隆景帝怒聲道:難道我大康無將可用了嗎?

大殿內片寂靜。

你們有什麼諫言,都啞巴了嗎?

隆景帝看向了乾文臣。

這幫人以前話很多,到了這個時候反而是無話了。

若陛下應允,臣可以領兵。

禮部右侍郎直接開口,把隆景帝氣夠嗆。

他怎麼敢應允。

盧照齡,你是吏部尚書,你來說。

將領人選是兵部的事情,臣不敢多言。

你你來說。藲夿尛裞網

他又指了個禦史。

當前戰情不明,鎮北王打出的旗號是想要個公道,外麵謠言四起,反而對朝廷不利,依臣之見,要不讓申國公,鄂國公去跟關寧陣前對峙,這樣既可以

馮德勝,你什麼意思?

他的話還未說完,高廉便直接打斷。

身正不怕影子歪,既然是關寧無中生有,國公大人為何不敢對峙迴應?

這官員挺直了腰板,這是選擇硬剛了。

兩人便爭吵了起來,

夠了!

廢物,全是幫廢物,關鍵時候冇個管用的。

隆景帝氣的身體發抖。

無將可用!

說出去可真是可笑。

甚至連舉薦的都冇有,平日搶功勞的時候可是積極的很,現在成了縮頭烏龜。

他知道並非無人舉薦,而是不敢舉薦。

因為被關寧打怕了!

無論是舉薦,還是主動請纓都要承擔風險,原因很簡單。

朝廷已經敗不起了。

再敗都要被打到上京了,幸虧還有梁武軍在文州頂著,否則上京早不知亂成什麼樣子。

就這已經不少勳貴富庶開始南逃,瀾滄大運河都擠滿了。

這個責任誰敢承擔?

就冇有人敢跟關寧戰嗎?

隆景帝低吼道:難道要朕禦駕親征嗎?

ps:補了昨天的章節,大家早點休息,晚安,另外多點點催更啊,這個數據挺重要。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449章

無將可用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