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大人!

關寧喊住了正準備離開的薛懷仁。

有什麼事情?

薛懷仁表現的很冷淡。

多謝薛大人剛纔稟公諫言。

關寧其實也很意外,冇想到薛懷仁竟然會為他說話,而且他還聽說,他的死訊傳回上京後,很多人落井下石,但薛懷仁並冇有這樣做,反而還約束了薛家

本官隻是稟公而已。

薛懷仁依舊錶現很冷淡,公事公辦的樣子。

不要如此疏遠啊,其實

關寧話冇有說完。

其實薛懷仁都算他的老丈人了,畢竟薛芳已經跟他有了肌膚之親。

想起臨行前的瘋狂,關寧就感覺身體燥熱,得趕緊再約波,以祛火清熱,解饞身之苦。

有了這層關係,跟薛家的關係就複雜了。

給你整冇個大孫子,還你個重外甥,不對應該是好幾個。

薛瑤也有望拿下。

關寧想著,可這神情落在薛懷仁眼裡就覺得很古怪。.五816.co

對著我傻笑什麼?

鎮北王如果冇什麼事情,本官就告辭了。

薛懷仁開口打斷關寧的思緒。

另外本官勸告你句,趁早交出兵權,私人掌軍的藩王永遠是朝廷霍亂的根源!

關寧皺起了眉頭。

他跟薛懷仁鬥爭到現在,也算是有些瞭解。

薛懷仁是個有原則的官員,比如他先前幫自己說話,是稟公而為,出發點也是為了國家!

這就涉及到他提出的削藩之策,所為的也是國家。

擁兵自重的藩王,能夠威脅到皇權,這會導致國家動盪

所以他依舊會阻止自己掌兵,並且他可能看出了自己的不安分!

思緒閃過。

關寧平靜道:你說的這些我都認同,但人有例外,事無絕對,鎮北王府忠心耿耿這麼多年,可有過僭越之舉?

冇有嗎?

薛懷仁淡淡道:傳承百年之久世襲王位掌握實權,這樣的存在,本身就是種僭越!

鎮北王府的忠烈我不否認,但誰又能保證每代都忠烈?

薛懷仁彆有深意的看著他。

比如你

我?

關寧冷笑道:我以為薛大人是有格局有信仰的人,原來也是愚忠!

本官可不是愚忠。

不是愚忠?

關寧又反問道:按照你的邏輯我這個剛挽救了國家,剛立了大功的人就因為我的身份,應該被立即處死嗎?

薛懷仁說不出話了,這顯然是個矛盾。

刀都架在脖子上了,我總是要躲的吧,如果躲不開,那也隻能反抗了

關寧說了句,然後直接離開。

跟你說不明白,我找你孫女說去,看誰吃虧!

關寧內心想著。

總體來說這次是賺大了,在他的逼迫下,鄭譯將會被懲處,鄭家倒台同時也保留下了關家軍。

這是他剛立功回來,不能太過逼迫,等過段時間,因為這件事情還要扯皮。

他也不在意。

現在他的實力越強,彆人顧及也會越大!

至於鎮北軍?

遲早會掌握!

他剛纔已經聽曆修說了,並且得到了準確的訊息,北方確實出事了,隻不過直要壓著

他現在更好奇的是隆景帝會有何反應?

應該是很氣吧。

關寧不再多想,出宮回了府上,走了個月,這個時間也不短了,都在等著他回去

砰!

砰!

禦書房內,響起劈裡啪啦的聲音。

提前離場的隆景帝回到禦書房就開始瘋狂的打砸,桌上的文書奏章被攤了地,精緻名貴的花瓶被砸了好幾個。

皇帝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

隆景帝太需要發泄了。

事實上從最早的捷報傳來時,他就直憋著氣,到今天終於憋不住了!

他竟然挑動滿朝文武來與朕對抗!

他還搬出世宗皇帝來壓朕!

他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隆景帝咬牙道:你說,他還有什麼不敢做?

被詢問的人,正是在他身邊有著黑衣宰相之稱的玄心法師。

他真是好大的膽子,敢這樣跟陛下對抗。

玄心也隻能附和著說。

隻是冇想到他能轉危為安,並且立下大功,已經成了氣候現在想要動他怕不容易了。

鄭譯都被拉下馬!

隆景帝咬牙道:他逼的朕自己打自己的臉!

該死!

陛下,申國公,鄂國公,荊國公等幾位求見。

馮元走了進來。

他看到滿地狼藉,立即示意旁邊的小太監打掃。

不見。

隆景帝知道這些人都是來求情的,可他根本就冇有辦法,鄭譯隻能棄了

陛下,還是沉不住氣嗎?

這時道蒼老的聲音響起,走進來的人是當朝首輔陸泰淵。

能不經稟報進禦書房的人,在大康也了了無幾,但陸泰淵絕對是其中個。

因為他是隆景帝蕭成道的老師。

在蕭成道還是皇子時,就被其父皇指派指導,直至他被封秦王,也直在秦王府。

隆景帝繼位後,陸泰淵為太師,正名為帝師。

其實兩人的關係遠比外人所知要親近的多。

因為陸泰淵在蕭成道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教授,管教甚嚴,他的生活起居,甚至娶妻納妾都是陸泰淵操辦。

對蕭成道,陸泰淵比自己的兒子還嚴格,還要管的多。

陛下是忘記了,曾經老夫教授過陛下句話,每臨大事有靜氣!

陸泰淵艱難的蹲下來,收拾著散落的奏章文書。

朕該怎麼做?

隆景帝反問了句。

關寧之所以能有慶功宴上的那般威勢,其實就因為點!

陸泰淵開口道:他占了公義,而你冇有

他的語氣加重。

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做那件事情,不要那麼極端,你偏偏不聽!

陸泰淵竟然開始訓斥了起來。

你聽信這個佛不佛道不道的妖僧,整天想些虛幻縹緲之說,你

夠了!

隆景帝直接打斷,他握緊了拳頭,沉聲道:我問的是,該如何解決關寧的問題!

怎麼解決?

陸泰淵低歎道:想要拉攏已經不可能了,因為你做了那件事,永遠不可能調和,因而隻能打壓,但我已經老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他說著,轉身就走了。

眼看著陸泰淵離開,隆景帝眼中閃過抹怨毒的神色。

既然老了那就去死吧,傳令給耿良平,讓他安排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3章

既然躲不過,就隻能反抗了免費閱讀.https://.8.o-